她在低声歌颂爱情。

【all耀】X点 01

#很久之前想的abo寻宝梗
#长篇

“王!!你是不是作弊了?!”

一声哀嚎从小酒馆内传来,无论是坐在一旁喝酒谈天还是闲来无事看这两人赌博的人,听见这声都笑起来。

被人群围住的两个男人。

一位身材高大,金发蓝眼此刻却趴在桌子上紧皱双眉,可怜巴巴地盯着正前方。

——那个被叫做“王”,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正数着钱的东方男人。

金发的男子支起身子摊开双手说:“我输了,但我已经没钱了…它们都在一个叫做王耀的人口袋里。”

王耀把钱放进口袋,挥手让看热闹的人散去:“你输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欠条还少吗?”他顿了顿示意阿尔靠近点“但如果你能把那张藏宝图给我,那些钱一笔勾销,怎么样?”

一瞬间,阿尔后悔和王耀赌博了。

——不,他一直在后悔。

“王,这张藏宝图……不简单,你是知道的。”阿尔扶正眼镜说“就算你是A级猎人,但别忘了,你同时也是一个omega。”

酒馆没有因为两人之间奇妙的气氛而变化,还是拥挤吵闹,王耀有些恼怒的喝下一大口啤酒:“oemga又怎么,你怕我死在那座森林?还是舍不得那张宝图?”

阿尔听了默默的叹口气。

是啊。这个人从遥远的东方来,带着东方神秘的方法寻找到埋藏了几千年“女巫的头骨”,打破寻宝猎人不可能有oemga的规定,不知道有多少新人视他——王耀为偶像。

“我没有什么东西是舍不得给你的。”阿尔摇头,从夹克内层掏出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白纸。

——希尔达藏宝图的复件。

王耀咧开嘴接过宝图,空闲的那只手捏住阿尔左脸的肉。

阿尔有些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却默许了王耀的放纵。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王,如果你想去的话…你必须带一个人去寻宝。”

王耀松开阿尔的脸颊投去疑惑的目光。

“我…有个表哥,嗯…亚瑟·柯克兰,他是这个宝图一半的拥有者…他也想去寻宝。”阿尔避开王耀的目光,支支吾吾的道。

“凭什么带他去?我可不想带个拖油瓶。”

“他是巫师的后代,你不是有女巫的庇护吗?这样刚好…”阿尔撇撇嘴,不情愿的说出这句话,要不是亚瑟预料到了王耀在寻宝途中有危险,而且这个危机需要巫师化解,他才不愿意白给自己添个情敌。

“哦。”王耀显得漠不关心,手迫不及待的展开宝图。

小小的一张纸,可是藏有富可敌国的财宝。

传闻,曾经生活在希尔达山的希尔达一族,珠宝铸成的一族,他们行踪隐秘,从来没有人找到过,但人们却对珠宝铸成的一族这个传闻深信不疑,寻宝者们前仆后继的向希尔达山前进,一次又一次的一无所获。

就在某天,一个阴沉的下午。希尔达山传来巨大的崩塌声,一时间人心惶惶。巫师女巫们却显得格外愉快,因为他们说。

“希尔达一族已经灭亡,但珠宝还在。”

于是,寻宝者们又踏上希尔达的路,无数的人进去了,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

有一位死里逃生的寻宝者说。

“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要轻易去触碰。”

一时间,关于希尔达山被诅咒的谣言四处乱飞,迫于无奈国家派出了军队去调查。

——阿尔弗雷德的父亲就是军队中一人。

军队回来的那天,每个人面色苍白,只下令封锁了希尔达山此外什么都没提。

没有提到他们找到了希尔达的宝藏,没有提到阿尔弗雷德的父亲绘下地图并在临死前交给阿尔弗雷德。

现在在王耀手里,白纸上复杂交错的线条愉悦着王耀的神经,他甚至哼起了家乡的小曲。

阿尔托着腮帮子,他有些担心的心情被王耀现在的模样一扫而空,揉了揉王耀的头:“该走了。”

王耀不满的瞪他一眼,恋恋不舍收好宝图推开小木门。

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他低头靠在车上,像是听到木门推开的声音抬起头对两人挥了挥手。

“亚瑟·柯克兰?”阿尔皱皱眉,下意识上前挡住王耀,这也同时错过王耀惊讶的眼神。

“怎么,不欢迎我?”

亚瑟走到两人面前,笑嘻嘻的朝阿尔背后瞧几眼:“我是来找我搭档的,麻烦你这个外人让开。”

“谁是外人?!”

听见两人的争吵王耀不耐烦的皱眉,他开口问:“你找我什么事?”

亚瑟答道:“当然是有关寻宝,路途很危险不是吗?当然得需要好好了解一下对方——”

王耀从阿尔身后走出来,手拍拍阿尔的肩叫他放心。

阿尔就站在原地看他和亚瑟进了车,一时间心头烦躁。

“有屁快放。”刚一进车内,王耀就想立马下车。

亚瑟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慢慢吐出烟雾。

“别那么急亲爱的,我可不会像我那愚蠢的哥哥一样突然消失。”

星火落在亚瑟的脚下,翡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有些显眼。

王耀冷笑一声,车门已经再次被打开:“没什么说的我就走了,还有别学他抽烟。”

“你这是在关心我身体?还是说我得染个红发才能得到你?”亚瑟半眯眼透过车窗看见焦急的阿尔,忍不住笑出声。

“啧——”王耀已经走出车内,他做了个手枪的动作对准亚瑟的头“如果你染了,导致你死在希尔达山上的不是野兽,而是我。”说完就关上车门,用力之大,大到亚瑟的烟都掉地上。

“耀你没事吧?”阿尔一见王耀就跑过去,抱住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眼里是快要溢出的担心。

王耀被阿尔吓了一大跳,他勾起嘴角:“没事,他能对我做什么?”

冷风吹过王耀的身躯,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阿尔立马脱下自己的夹克披在王耀身上。

“小心着凉。”

这个举动让王耀的思绪一瞬间飘远,以前也有一个男人脱下他充满烟味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嫌弃的说道。

“小个子,别着凉了。”

可现在?只不过是烟味变成了油味。

王耀笑着摇摇头,没有脱下阿尔的夹克。

“谢谢你…阿尔。”

或许该放下了。王耀想。

TBC

#愚人节的车梗

床笫间的假话。

高潮过后的假话。

“亲爱的,你就这点技巧还好意思上我的床?”

“爱情过敏症”

此症患者:渣男渣女。
发病率:当他们遇见真正值得喜欢的人时。
症状:皮肤上会起心形的小疙瘩,平时不太多并且无异样,等到喜欢的人在身边,心跳加快时会布满全身,企图告白时会奇痒难耐。

【朝耀】归来

#幽灵朝x人类耀
# @碳酸钠泡鼠_ 的点梗

“你确定你要住这里?”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眼中带点担忧,看向王耀“这个房子死过人的,他们都说有鬼魂……”

王耀摆摆手表示不在意,他只想快点进屋放下身上沉重的背包,再好好洗个热水澡。老奶奶叹声气只能把房子钥匙交给王耀,临走前还一直唠叨什么晦气。

身为21世纪的大好青年,王耀一贯奉承的是科学,他才不信什么幽灵鬼魂呢。

“这件屋子挺安静的啊,怎么会存在鬼魂。”王耀放下他的旅游包,撇撇嘴环顾一圈。

这座屋子坐落在一个小镇的角落,与周围充满亚洲色彩的房子不同,它还带点西式风采。比如顶尖的屋顶,花园里的玫瑰和中间的墓碑。

上面刻的字迹被风吹拂过无数次,有些模糊,不过还能辨别出是一串英文。

墓碑的位置在客厅左边落地窗的中央,王耀每天从卧室走出来都会看见,他不觉得墓碑碍眼。

——毕竟是这件屋子的主人。

这座小屋有很多令人好奇的地方,比如打不开的地窖和左侧的卧室。

不过让王耀最为好奇的是,为什么墓碑十字架上挂着的白色玫瑰花环从来不会枯萎。将近半夜的时候,王耀都会走到墓碑旁好奇的打量那串玫瑰。

“你是被这位先生施了魔法吗?”王耀的指尖拂过姣丽的玫瑰,他被自己的话逗的咯咯笑。

“……或许吧。”一个沙哑的声音从王耀身后传来。

王耀浑身一颤,寒意从放在玫瑰上的指尖一路到他全身。

有人闯进来了!

这是王耀第一想法,他微微偏头想借着月光看清入侵者的模样,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位被月光投射过的先生。

碎发,粗眉,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较薄的嘴唇。

一位典型的欧洲人。

王耀感觉自己的呼吸快停止了,没想到那位老太太说的幽灵是真正存在的,王耀咽下一口唾沫声线有些颤抖。

“你是……这座屋子的主人?”

幽灵稍微昂头表示赞同,他在瞥见王耀那一刻,平静无澜的双眼划过一丝诧异。

王耀转过身面对幽灵,低头思考了一会,随即抬头认真的问道:“……你会杀了我吗?”

要不是他表情太过严肃认真,幽灵都快笑出来了,他只好抑制住上扬的嘴角,左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不会,我不会害你的。”顿了顿幽灵又说道“我是亚瑟·柯克兰,大概是百年前来到了这里……认识了我的爱侣才定居下来。很多年了,没有人能陪我……”

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十分了然,希望王耀留下来陪他。王耀也不知道自己脑子哪根筋抽了,居然也就点点头答应下来。

好像也不赖?

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看见那位幽灵飘在床边冲他道安,随后飘回自己的墓碑里,等到半夜才会出现。

搞的王耀作息时间完全倒了。本以为这位幽灵会是个老古董没想到还是有些有趣。

王耀托着腮帮子看着亚瑟“打理”花园的玫瑰。

——但,他无法触碰到玫瑰。

“这些玫瑰……是我的爱侣为我种下的,原本这里还有牡丹,可惜……小孩子太调皮了。”

亚瑟说道这里眼中总是包含忧伤,王耀眨眨眼大手一挥说明天我把我带来的牡丹种子种下去不就行了吗。

天色越加昏暗,王耀的困意随着天色加重,最后他趴在桌上睡着了。

亚瑟正谈到他爱侣的离去,发现王耀睡着后也没有恼怒,只是轻轻一笑飘到王耀身边,曲身在王耀脸颊上留下一吻。

“现在,他回来了。”

……

王耀最近发现亚瑟总是有事没事盯着自己,搞的他自己脸总是红起来,尤其是看着看着亚瑟还会笑一笑,王耀这时候只能回头瞪他一眼,气冲冲的走开。

亚瑟这时就会飘到王耀面前,装作可怜巴巴的祈求原谅。

“耀,我错了……别生气。”

王耀总是觉得这个场景异常眼熟,可无论如何都是记不起。

“好了,我原谅你。”

他在某些方面对亚瑟很心软。

或许是对自己半夜发烧亚瑟急的大闹小镇的感激,或者是感谢亚瑟去带他看森林的美景,也许是……某种情绪在发芽生长。

这座小屋的秘密太多了。

幽灵,不会枯萎的玫瑰,一夜生长出来的牡丹……

还有地窖和左侧的卧室。

原本没有兴趣去探索的王耀,突然对一切都感到好奇,他想了解亚瑟,但亚瑟总是在说他的爱侣。

“我不想了解你的爱侣。”王耀紧锁眉头说。

亚瑟淡淡的看了一眼王耀,随后他飘回墓碑中。

他或许可以去地窖和左侧的卧室看看。

“不,你不能去。”亚瑟一味的阻止他。

这样只会让王耀的兴趣更加浓烈,在某个清晨,他推开紧锁的卧室门。

——地窖的钥匙在亚瑟那。

卧室的布局和王耀住的那间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墙上的油画。

那是金发碧眼的亚瑟和……王耀。

“你在干嘛?”

熟悉的声音微带怒气从背后传来。

亚瑟罕见的在白天出现,他没有理会王耀疑惑又带着惊喜的眼神。

“亚瑟……这?”王耀想走进卧室,可回头接触到亚瑟冰冷的眼神后,停下动作,低头乖乖和亚瑟走到客厅。

就像放错的小孩那样。

亚瑟开口了,谈及的不仅有他的爱侣还有他自己。

从漫长的故事中王耀知道了。油画上的王耀并不算亚瑟的爱侣,他是一个教书先生只是在沿海城市认识了亚瑟,王耀把亚瑟当做好友,对于亚瑟的追求是一避再避,最后娶了一位姑娘连夜带着一家人逃到这个小镇。

亚瑟也理所当然找到了他们,他定居下来没有打扰王耀一家。

真的是没有打扰吗?

王耀抿嘴默不作声。

他打开卧室门那一刻,看见了很多东西。

年轻气盛的亚瑟拉住王耀的手腕,把他扑倒在床上。

那是一场血腥粗暴的性。爱。

他看见那个王耀绝望的眼神,亚瑟的进入就像一把刀插入那个王耀的心脏。

王耀没有把这些事告诉亚瑟。

亚瑟也有事没有告诉王耀。

——是关于地窖下面有什么的。

反正过了很多年听小镇的人说,那座房子又多了个幽灵。

【红茶会/车】if u seek amy

#那啥注意。剩下的注意在文里。
#烂尾注意。
#除夕快乐

上车刷卡

米瑶真好吃!!!疯狂给他打电话

遥律烟哑:

@于浮瑶 2. 14情人节快乐
‖乙女玛丽苏短短短短打




00


一切开始的时候,好像是——


01


我记得你先爱上的并不是他。


可你就是突然地就爱上,然后沉沦进去,沉沦在他碧蓝如大海的眼睛里。


啊,是的。他金发像太阳,眼睛似大海。


02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骄傲的少年,强大温柔,灿烂宽容。


即使隔着屏幕你的眼睛也拼命试图透过模糊的像素看清他的身影。他转着身和旁边的人说着些什么,也许是玩笑话,你听不清,但你看得见他笑得很开心。这时他转回头,视线往这边随意扫过。而你看见了他朝屏幕这边的方向望来的眼睛。


直击心脏。


 
Hey,他就是爱情。


03


你说,让自己之前喜欢的在一起去吧,现在你爱的是他。


04


你想过飘满樱花的东京,塞纳河畔巴黎,弥漫雨雾的伦敦。你们看烟火大会或只是并肩站在路边;他伸过一勺提拉米苏,你轻轻一咬。


你在烟火成都走过长街,一步一步坚定而有力,好像能直达纽约的时代广场,然后走到他身边。
 


你曾想过千万种可能,也想过实现的场景。


你这样想。耳机里放的歌因为节奏太强让你头疼被随手关掉。你打了个哈欠,不喝咖啡也不失眠却想通宵。


 
05


最后你还是睡着了。


 
06


为了一个人改变是很难的事情。


人总要有个梦想。


有梦就要去实现。


万事开头难。


嘿承认吧,这些都是理由。
 


——你按下订阅机票的页面,是明天上午十一点的飞机,直达纽约。
 


是想去见他的理由。
 


07


纽约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没有到过一个地方的人是绝不可能知晓这个地方是如何的面貌。


有几个瞬间你站在哈得孙河上的通行桥,天很蓝,空气很好,但是离家很远,离他很远。你抽了抽鼻子,是今年的天气太冷,并不是你想哭。
 


08


你漫无目的地走过纽约市区,像在游荡。


身边行人熙熙攘攘,恍惚唤回你几分神。你茫然地抬头,角度良好,甚至看得见自由女神像。


命运是场盛大的意外,降临的时候总属于那万千分之一的偶然。


一只还戴着白手套的手伸到你眼前成功吸引到视线,你听见一声响指。


你看见他站在你面前,朝你招了招手。
 


09


一刹那好像暴风雨骤然而至,席卷了全身的细胞,让你全身上下发出警报。而你仿佛失去了听觉,除了自己漏了几声的心跳外再听不见其他。


澎湃的情绪压在心口,张了张嘴却不如自己意料般激动落泪,只是本能一样地扭曲了一下眉后,放下所有戒备。


 
10


因为你知道防不胜防,因为你知道无路可退。


 
11


文字都丧失了原有的色彩。


你大脑当机完重启的时间明显超出预算。
 


“你看我无名指这么空旷,就没点表示吗?”


你向他半抬左手,从左往右数第二根指头微微竖起。他朝你看过来。你的眼睛里是期许,他的眼睛里是笑意。


他抬起你的手,低下头。


 
天上的星星莹华流溢。近在咫尺的距离,他就在你身边,就在你面前。像重现了过去梦中的无数个场景。


该怎么办。


你张了张嘴,说出的话自己都听不清楚,只知道眼泪开始拼命打转,挡也挡不住。


 
12


故事到最后,他似乎还揉了揉你的头,说——


 


 


  
END

【朝耀】沉溺

#30天X事幻想.day1。这篇烂尾,写的很烂。


上车刷卡

【云暗】表面不一

#云梦x暗香
#我对不起师门,对不起。自杀谢罪。

我是暗香门派的一个女弟子,在我们这个巡查弟子都是女人的门派,女人可是真的比男人能干,反正看着那群男弟子穿着女装行走江湖不是挺有趣的吗?

不过有人如果指指点点的话可得注意你后背了,说不定女弟子就在你身后掏出双刃。

前几日尾随一个男弟子的时候碰巧看见一个云梦女弟子,不得不说云梦的弟子长的可真是丽质。柳眉弯弯,一双杏眼就和盛了美酒一样,看一眼就溺死在温柔乡,反正我就溺死在那个云梦的眼神里了。

从此我开始隐身尾随那个女弟子,每日一眼心中的爱慕就多了一份,我知道她可她不知道我啊。

我摇头轻叹。前几天刚和一位搭讪她的华山打一架,身上挂的伤还没好又见一位秃驴去搭讪,那云梦居然还眉眼一弯轻柔的回答秃驴愚蠢的问题。

气煞我也!!

我咧着嘴——伤口又被气开了,这小姑娘真是……不知检点!

今日门派里的师姐托我去金陵替她办事,刚进城就瞥见那一身白衣青裙策马飞奔,她的长发有几缕飘到了我的鼻尖,一股清香的药香味传来。

她的味道。

我红透了耳根鼓起勇气抬头,见云梦停下马驹稳当当坐在马背上,阳光在她身后照过来,模糊了她嘴角的笑,她冲我伸手。

“跟了我几月,为了我打了那么多场架终于肯出现了?”她声音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听。

我一听心慌了起来涨红了梗着脖子反驳:“谁跟着你了?!哪来的云梦走开,小心我的刀不长眼。”

她挑起细眉,语气里带着几丝无奈:“不上来?那我可和武当弟子约会去了。”

“喂!!不可以,华山和武当才是一对”我连忙上前握住她又香又软的手。

“云梦和暗香也是一对。”她低下头轻声说道,回捏住我的手。

谁说的云梦弟子温柔如水?!

我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言不发跃上她的马,偶然间好像听见她轻声一笑。

暗香门派里的关先生哀愁的看着弟子名薄说:“又一个被云梦勾走的。”

鲛人的繁/殖方式可能由于在下接触时间不长所以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据我找到的雌性鲛人喜欢地上男子而雄性鲛人则喜欢陆上女子。该资料在后面更是写到鲛人(雄性)生/殖器很大,交/配时间长达1至3小时。精/液足有1斤还是1公斤来着。所以地上女子经常被雄性鲛人捉去奸//淫而亡(受不了)。

在贴吧看到的,嘿嘿嘿。第一个车就是水下的x事。但是已经设定王耀是人鱼了_(:з」∠)_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