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前任复合记——如果没有离婚

#abo。两个人奶孩子
#类似一个小番外。假设两个人没有离婚

01

今天的是个特殊的日子。

不是亚瑟追到王耀7周年纪念日,也不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接吻纪念日,或许这个日子比他们所有的日子加起来都还要特殊。

——今天是贺瑞斯·柯克兰的两岁生日。

两年前的今天,王耀一咬牙终于答应生下这个孩子。

当王耀出了手术台的第一句话是“亚瑟柯克兰,你他娘要好好补偿我,奶孩子交给你了。”过了一会又补充句“孩子可真丑。”

亚瑟当时也稀里糊涂的点头应下,谁叫他心疼老婆呢,他连孩子都没有见一面,抱着疼的直吸凉气的王耀止不住的亲吻脸颊。

当护士抱来孩子后,他亲吻的人就变成了贺瑞斯,气的王耀连抱一抱孩子都不肯。

“吃醋了?”亚瑟握住王耀的手笑着问。

王耀一偏头气哼哼的嘟囔说才没有。

亚瑟瞬间觉得回到刚恋爱的感觉,心里别提多爽了,粉红泡泡直冒,开始觉得贺瑞斯都没有现在的王耀可爱。

02

“耀……你就喂一下贺瑞斯吧。”

亚瑟现在后悔莫及,怎么自己那个时候就答应了呢,现在孩子饿的嗷嗷大哭,王耀充耳不闻蜷缩着腿低头玩手机,贺瑞斯不喜欢喝奶粉,亚瑟又不可能出去找个奶妈。

——自己父母非宰了自己不可。

王三岁像是受不了哭声,狠狠瞪一眼贺瑞斯说:“你自己找奶,我这奶啊——你喝行,那个小屁孩一点都别想碰!”

没办法,王耀醋意还没消,现在就是一恶毒后妈。

亚瑟叹口气,拗不过王耀,只能出去试图找到贺瑞斯能喝的奶粉。

03

回来已经是下午了,当亚瑟推开家门时已经没有哭声。他走进屋内,看见贺瑞斯正在小床上睡的香甜,嘴角有奶水的痕迹,时不时吧唧一下嘴。

再回头一看王耀抱着本睡前故事靠在床上睡着了。

行吧,不是恶毒后妈。

只是这亲妈有点别扭而已。

04

“mama!”

这是贺瑞斯学会的第一个词语,他说出来时,王耀和亚瑟互相看了一眼。

“叫你呢,王耀。”

“滚吧,你比较像。”

亚瑟眼睛在王耀微微隆起的胸部转一圈,伸手摸住笑的有些猥琐。

“你看,母亲的奶啊…痛!别踹!”

当晚,亚瑟是在医院度过的。

最后贺瑞斯叫王耀是爹,亚瑟是daddy。

05

偶尔会叫王耀恶毒后妈。

毕竟王耀叫他小臭蛋。

06

“哟,小臭蛋两岁了,快成大臭蛋了。”

王耀蹲下去捏住贺瑞斯的脸。

贺瑞斯鼓着腮帮子奶声奶气的说:“你不准叫我小臭蛋!你这个不给我奶喝的恶毒后妈!”

“…??我没给你喝?!没给你喝你能活到两岁?”这句话气的王耀捏的力气增大几分。

贺瑞斯忍不住叫出声,眼泪花在眼睛里打转:“daddy!!爹欺负我!”

正在给贺瑞斯挑礼服的亚瑟走出来,这两人天天吵架吵的他头疼,王耀有时候还给他吹枕边风。

——把贺瑞斯丢出去,还想要孩子我给你生。

“王耀你多大了?”亚瑟一把把贺瑞斯抱起来朝房间里走去,王耀无奈的耸耸肩走进厨房继续做蛋糕去了。

“daddy,你为什么会娶爹这样的人…他好凶哦!你们离婚好不好,我觉得隔壁的于姐姐可以做我后妈。”贺瑞斯趴在亚瑟肩头抱怨道。

亚瑟在贺瑞斯额头上留下一吻:“因为我喜欢你爹,他其实挺温柔的…估计还没习惯家里有个小朋友吧。”

07

王耀其实是挺爱贺瑞斯的,只不过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

毕竟亚瑟是看见过的。

在贺瑞斯刚生下来的时候,他买了很多衣服鞋子之类的,半夜不睡就趴在婴儿车旁边看贺瑞斯,时不时笑出声来。

他说。

“亚瑟,我现在觉得我好幸福啊…贺瑞斯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不是吗?”

08

贺瑞斯没想到过,几年后他会找王耀寻求帮助,并且在半夜还要在王耀的怀里才能睡着。

然后亚瑟就醋意大发。

“爹!!!daddy欺负我!”

“亚瑟柯克兰你几岁了?!”

700fo了。
抽两个梗写车和文。
谢谢大家的喜爱呜呜呜

等700fo(就差一个!!)
挑两个梗,一个文一个车
现在可以留。我抽号…👌

想到一个米耀的梗啊。
王耀和阿尔是一对夫夫,阿尔为了钱和王耀在一起的。王耀死亡保险买的是最贵的,阿尔弗雷德就天天琢磨怎么整死王耀…喜欢上王耀后又开始琢磨怎么把王耀藏起来,欺骗保险公司他死了。

我好沙雕哦…

【朝耀】一个沙雕段子

王耀这个人吧,笑点挺低,一个笑话就能哈哈哈半天,听个郭德纲都能笑晕过去,常常让伴侣亚瑟柯克兰担心半天,也挺无奈。

无奈的主要地方是,他是个外国人,平时说英语的话,王耀压根就听不懂,懵着个脸看向亚瑟,第一次告白就是这么完蛋的。说个中文吧,语调又有些别扭,刚开始王耀听见还会憋住笑,自从在一起大半年了那是天天嘲笑亚瑟,亚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笑了一件事两年都不腻的,结婚之后大概是笑累了,从一个小时笑一次变成几天才会笑一次。

但亚瑟还是挺讨厌王耀这个笑点低的特点。

因为他俩那啥时,骚话是少不了的,每当亚瑟在王耀耳边说些什么的时候,王耀都会一边嗯嗯啊啊一边笑的打嗝。

第一次那啥,亚瑟听见的时候直接吓射了,事后王耀给他道歉,亚瑟也只能认栽,谁叫他喜欢王耀呢。

——大不了以后给他带口球。

【朝耀】前任复合记#3

#abo。Alpha朝xomega耀
#原来已经八月了啊。
#前文戳主页…很容易找到。和前期文风差别极大

复婚这事,对王耀亚瑟两人来说是再惊悚不过的事,亚瑟还幻想过他的新伴侣是怎样温柔,小鸟依人,结果等来了熟悉的王大爷,整天躺沙发上嫌弃的看向自己,分分钟让人想杀夫。

但对双方父母是再好不过了,当初两人离婚的时候,父母还惋惜的好久,时不时劝着儿子,一听又复婚那高兴的,说什么要再搞一个婚礼。

亚瑟发誓,他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看见王耀翻了个白眼,他嗤一声说道。

“你以为我也想再搞一次?”

尽管如此,他还是常常做梦梦见两个人的第一次婚礼。

王耀身着纯白西装,金色的眸子流光溢彩,嘴角的酒窝像盛满了美酒,他在神圣的教堂里拂过王耀的碎发,低头吻住那美酒的来源。

“上次就是西式,这次我想试试中式。”王耀皱起眉头,双腿盘在沙发上反驳着说。

亚瑟毫不留情回拒:“我觉得和上次婚礼一样能让你想起…当初你是怎样的……迷人,现在就是一王大爷。”

这句话换来王耀的一瞪,他反击道:“宅男柯克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吸血鬼咬了,天天不见太阳的,您现在就是一白雪公主。”

“你要我学你,每天下楼搬根小凳子坐在门口晒太阳?得了吧,王大爷,我还年轻饶了我吧。”

几乎是同时两人一个白眼回敬对方。

两人的婚礼策划师——弗朗西斯,笑眯眯的托着腮帮子,手里的纸和笔早就丢在一边,就听两口子吵架
,时不时还补一句就是就是。

“好啦……王耀,亚瑟你们俩意见还真是…什么用都没,哥哥我先走了,婚礼就留着做一个惊喜吧。”弗朗西斯起身摇摇头,开门走掉了。

留下王耀和亚瑟鼓着腮帮子金眼瞪绿眼的。

“今晚你睡沙发吧,白雪公主。”

王耀起身撂下这句话就进了屋子,门摔的非常响。

像是抱怨却说的极大声,故意让他听见似的:“这王大爷脾气真大——”

果不其然,门又被摔开,王耀叉腰,两个眼瞪的比黑猫警长还圆,像是要把亚瑟吃了一样,最后还是哼一声又带上门进了屋子。

亚瑟忍不住笑出了声。

……

“你还喜欢他吗?”

同一时间,两人被不同的人问道。

亚瑟沉默着看向把可乐吸的哗哗响的阿尔。

王耀纠结着看向一脸好奇凑近问的王晓梅。

“不知道…”

同一个回答。

亚瑟苦恼的撑着额头,他喃喃道:“我不知道…我可能还喜欢他吧。”

阿尔一脸我早就知道的模样:“你当初就不该和他离婚!人家王耀肯定早就不喜欢你了,毕竟他…”阿尔突然止住了话语,用汉堡堵住自己嘴。

“他什么…?”亚瑟再问时,阿尔立马逃到了厕所,只留下亚瑟一个人琢磨。

……

“我?我为他打了胎,我怎么可能喜欢他。”王耀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王晓梅看的直心疼,心底大骂亚瑟真是个渣男。

王耀托着下巴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的勺子在咖啡里转了几圈。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王晓梅小心翼翼问道。

“不知道。”王耀低下头有些茫然“反正生孩子是再也不可能了…”

这会轮到王晓梅茫然,她指向王耀的肚子,声线颤抖着问:“你…不孕不育了?”

王耀抬起头狠狠瞪了自家妹儿一眼:“啥?你才不孕不育!打胎都那么疼,生下来还了得?!我凭什么为那个金毛虫白雪疼的死去活来?”

“…你开心就好。”王晓梅有些无奈,但松下一口气。

TBC

这是置顶。

瑶,写东西的,主写aph——朝耀,米耀,all耀…偶尔写写别的圈的,甜饼爱好者,咕咕咕爱好者
我想,让喜欢的cp,一起说相声…


前任复合记
童养龙
30天x幻想

【朝耀】爱情

#老王视角

这本就是一场完美的错误,不可避免的错误。

我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场聚会上,他当时西装革履,前额的碎发用摩丝固定成大背头,本就有些粗的眉毛看起来更是显目,有些可笑的模样。

但却英俊的让我一见钟情。

如果我没有回头,是不是就不会看上他?

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回头了,心脏在那一刻就不住的砰砰直跳,我端着一杯酒向他走去,他和身旁的友人交谈甚欢,我的到来打断了两人,疑惑和不满他翠绿的双眸中浮现。

“先生你好,认识一下?我叫王耀。”我伸出左手,举起端酒的右手,表明自己并无恶意。

他打量我一会最终放下警惕回握住:“你好,亚瑟·柯克兰。”

亚瑟·柯克兰,这个在我心尖供起来的名字,让我在无数的夜晚叫着惊醒的名字。

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只是用了点小手段而已,查找他的喜好,交谈时把话题引到他喜好上,一切就是那么简单,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收到了他的玫瑰。

那是一朵格外娇艳的玫瑰,红的滴血,现在想起来或许是红的刺眼,在警告我别接近这个男人。

恋爱的过程是甜腻的,你侬我侬,小情侣之间最不缺乏的就是甜蜜,那段时间里我仿佛置身于一个蜜罐,粘稠甜腻的蜂蜜几乎要让我窒息。

——心甘情愿的窒息。

措不及防开始的爱情就会有一个突如其来的坏结局。

过程有多美好,结局就有多残酷。

7.17,是一个格外晴朗的天气,当我回到家,推开属于我们两个爱的小屋时,发现他离开的痕迹,沙发上的英格兰国旗抱枕失踪了,床头上的泰迪不见了,他最喜爱的英字国旗衬衫也不见踪影。

他带走了他所爱,所拥有的东西。

可能是记忆太差,把我忘在这里。

他的离开有些仓促,我们前天才开始吵架,今天他就单方面结束关系,没有书面通知也没有口头传达。

短短的几星期我觉得像几年,整个人裹在有他味道的被子里大口呼吸着曾经蜂蜜的味道。

那份甜腻现在已经变成扼杀我的苦闷。

弗朗西斯来看过我一次,他没有骂我亦或者骂亚瑟,只是摇摇头说。

“为什么不联系他呢?放下你所谓的面子。”

“或许我们相遇就是一个错误。”

消极太久是会生病的,所以我当时就决定要把亚瑟赶出我的脑海,我需要一个正常的生活,没有亚瑟·柯克兰
参与进来的生活。

花费三年精力投身到无限枯燥的工作中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或许当时你问我亚瑟,我还会疑惑他是谁。

——又是一场聚会。

时间,地点,一切都是那么凑巧的,我回头时再次遇见他,依旧西装革履,我再次一见钟情的端起酒杯朝他走去。

“你好,先生,我是王耀。”和当年一样,我伸出左手,妄想一切重头开始,就好像高中的女孩子们幻想时那样天真。

“亚瑟·柯克兰。”他伸出戴着结婚戒指的手,意识到我的尴尬后,他慢悠悠的开口:“我一直在等你…三年了…”

后悔恼怒不知道哪个情绪更能表达我现在的感受,这是聚会,我面对的是三年没见的前男友,我不能冲他大喊大叫问他为什么结婚,我只能不失体面的笑着,祝福他和那位幸运的人。

亚瑟听完只是微微挑眉:“谢谢你的祝福王先生,只不过我的另一半还没有答应我的求婚。”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答案是,会。”

【all耀】X点 01

#很久之前想的abo寻宝梗
#长篇

“王!!你是不是作弊了?!”

一声哀嚎从小酒馆内传来,无论是坐在一旁喝酒谈天还是闲来无事看这两人赌博的人,听见这声都笑起来。

被人群围住的两个男人。

一位身材高大,金发蓝眼此刻却趴在桌子上紧皱双眉,可怜巴巴地盯着正前方。

——那个被叫做“王”,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正数着钱的东方男人。

金发的男子支起身子摊开双手说:“我输了,但我已经没钱了…它们都在一个叫做王耀的人口袋里。”

王耀把钱放进口袋,挥手让看热闹的人散去:“你输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欠条还少吗?”他顿了顿示意阿尔靠近点“但如果你能把那张藏宝图给我,那些钱一笔勾销,怎么样?”

一瞬间,阿尔后悔和王耀赌博了。

——不,他一直在后悔。

“王,这张藏宝图……不简单,你是知道的。”阿尔扶正眼镜说“就算你是A级猎人,但别忘了,你同时也是一个omega。”

酒馆没有因为两人之间奇妙的气氛而变化,还是拥挤吵闹,王耀有些恼怒的喝下一大口啤酒:“oemga又怎么,你怕我死在那座森林?还是舍不得那张宝图?”

阿尔听了默默的叹口气。

是啊。这个人从遥远的东方来,带着东方神秘的方法寻找到埋藏了几千年“女巫的头骨”,打破寻宝猎人不可能有oemga的规定,不知道有多少新人视他——王耀为偶像。

“我没有什么东西是舍不得给你的。”阿尔摇头,从夹克内层掏出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白纸。

——希尔达藏宝图的复件。

王耀咧开嘴接过宝图,空闲的那只手捏住阿尔左脸的肉。

阿尔有些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却默许了王耀的放纵。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王,如果你想去的话…你必须带一个人去寻宝。”

王耀松开阿尔的脸颊投去疑惑的目光。

“我…有个表哥,嗯…亚瑟·柯克兰,他是这个宝图一半的拥有者…他也想去寻宝。”阿尔避开王耀的目光,支支吾吾的道。

“凭什么带他去?我可不想带个拖油瓶。”

“他是巫师的后代,你不是有女巫的庇护吗?这样刚好…”阿尔撇撇嘴,不情愿的说出这句话,要不是亚瑟预料到了王耀在寻宝途中有危险,而且这个危机需要巫师化解,他才不愿意白给自己添个情敌。

“哦。”王耀显得漠不关心,手迫不及待的展开宝图。

小小的一张纸,可是藏有富可敌国的财宝。

传闻,曾经生活在希尔达山的希尔达一族,珠宝铸成的一族,他们行踪隐秘,从来没有人找到过,但人们却对珠宝铸成的一族这个传闻深信不疑,寻宝者们前仆后继的向希尔达山前进,一次又一次的一无所获。

就在某天,一个阴沉的下午。希尔达山传来巨大的崩塌声,一时间人心惶惶。巫师女巫们却显得格外愉快,因为他们说。

“希尔达一族已经灭亡,但珠宝还在。”

于是,寻宝者们又踏上希尔达的路,无数的人进去了,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

有一位死里逃生的寻宝者说。

“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要轻易去触碰。”

一时间,关于希尔达山被诅咒的谣言四处乱飞,迫于无奈国家派出了军队去调查。

——阿尔弗雷德的父亲就是军队中一人。

军队回来的那天,每个人面色苍白,只下令封锁了希尔达山此外什么都没提。

没有提到他们找到了希尔达的宝藏,没有提到阿尔弗雷德的父亲绘下地图并在临死前交给阿尔弗雷德。

现在在王耀手里,白纸上复杂交错的线条愉悦着王耀的神经,他甚至哼起了家乡的小曲。

阿尔托着腮帮子,他有些担心的心情被王耀现在的模样一扫而空,揉了揉王耀的头:“该走了。”

王耀不满的瞪他一眼,恋恋不舍收好宝图推开小木门。

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他低头靠在车上,像是听到木门推开的声音抬起头对两人挥了挥手。

“亚瑟·柯克兰?”阿尔皱皱眉,下意识上前挡住王耀,这也同时错过王耀惊讶的眼神。

“怎么,不欢迎我?”

亚瑟走到两人面前,笑嘻嘻的朝阿尔背后瞧几眼:“我是来找我搭档的,麻烦你这个外人让开。”

“谁是外人?!”

听见两人的争吵王耀不耐烦的皱眉,他开口问:“你找我什么事?”

亚瑟答道:“当然是有关寻宝,路途很危险不是吗?当然得需要好好了解一下对方——”

王耀从阿尔身后走出来,手拍拍阿尔的肩叫他放心。

阿尔就站在原地看他和亚瑟进了车,一时间心头烦躁。

“有屁快放。”刚一进车内,王耀就想立马下车。

亚瑟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慢慢吐出烟雾。

“别那么急亲爱的,我可不会像我那愚蠢的哥哥一样突然消失。”

星火落在亚瑟的脚下,翡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有些显眼。

王耀冷笑一声,车门已经再次被打开:“没什么说的我就走了,还有别学他抽烟。”

“你这是在关心我身体?还是说我得染个红发才能得到你?”亚瑟半眯眼透过车窗看见焦急的阿尔,忍不住笑出声。

“啧——”王耀已经走出车内,他做了个手枪的动作对准亚瑟的头“如果你染了,导致你死在希尔达山上的不是野兽,而是我。”说完就关上车门,用力之大,大到亚瑟的烟都掉地上。

“耀你没事吧?”阿尔一见王耀就跑过去,抱住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眼里是快要溢出的担心。

王耀被阿尔吓了一大跳,他勾起嘴角:“没事,他能对我做什么?”

冷风吹过王耀的身躯,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阿尔立马脱下自己的夹克披在王耀身上。

“小心着凉。”

这个举动让王耀的思绪一瞬间飘远,以前也有一个男人脱下他充满烟味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嫌弃的说道。

“小个子,别着凉了。”

可现在?只不过是烟味变成了油味。

王耀笑着摇摇头,没有脱下阿尔的夹克。

“谢谢你…阿尔。”

或许该放下了。王耀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