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未说出口的爱

#欧洲猎杀女巫的时间梗 @凉白开
#我居然写了2113字
“你是女巫吗?”

这是两人第一次相遇时,亚瑟对王耀说的第一句话。

“不,我不是。”

王耀放下兜帽,露出一头的长发,很长,而且夜幕将至光线模糊不清,所以这让亚瑟认为王耀是个女巫。“那就进来吧,异乡人。”亚瑟移开点身子让王耀进屋,屋内的光线并不比外面的好,或许还要糟糕几番。窗户被书柜遮挡的严严实实,房间的角落都是蜘蛛网,这里只有一张小木桌和几根凳子,两张床,除外什么都没有。

“你家里很穷?”王耀把斗篷脱下搭在手腕上,他看见被木桌下还有个暗门他试图走进仔细一瞧却被亚瑟拦下,亚瑟脸色有些难看他用那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异乡人,我希望你别太过于好奇,来吧坐在那凳子上我们好好谈谈。”

王耀犹豫不决用余光扫着那几根凳子,上面布满了灰尘。“如果你嫌弃那就站着”亚瑟从书柜上拿出一根蜡烛点燃放在木桌上,幽暗的火光照亮亚瑟的下巴,王耀觉得有些渗人。

“你从何而来?”亚瑟盯着凳子上的灰尘还有几只虫子的尸体,他停止了往下坐的冲动选择和王耀一起站着。

“东方,我是个旅客,叫王耀。”

“我叫亚瑟·柯克兰。为什么选择我家?”

王耀无奈的耸肩道:“因为别人不肯收留我,我一路敲门过来的。”

亚瑟也点点头,现在的情况谁敢收留一个外乡人啊。

他正想开口却被王耀抢先:“这是不是你家啊?怎么这么多灰尘。”亚瑟自认为是绅士他忍下了怒火反问王耀:“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果真那人乖乖的摇头。

亚瑟用食指和中指揉着眉心说:“现在处处在猎杀女巫,凡是和女巫有接触的人都会被杀。当然,我们这里不只抓女巫,会巫术的也会被抓。”亚瑟抬起头用手指指着王耀手腕上的黑斗篷“还好你没碰上那群人,就你这长发黑斗篷的,不被当成女巫才怪!”

王耀怒了,他提高声音指着自己胸脯道:“我是男的谁都可以看出来!”亚瑟摇摇头,丢下一句现在的人都疯了,他们有一堆理由诬陷你便将木桌移开吹灭蜡烛,打开那道暗门冲王耀仰头示意跟上。

“这是地窖?”王耀从那看起来脆弱不堪的梯子上爬下来,地窖可比上面明亮多了。周围挂着几盏油灯地上摆着几根蜡烛,令王耀惊奇的是中间那口大锅,它夹在火堆上里面有沸腾的绿色不明液体,地上有瓶瓶罐罐和五颜六色的液体,桌子上还摆的有一些。

“亚瑟……你……”王耀看着亚瑟正在摇动那口大锅里的木棍,他看起来熟练极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巫师。”亚瑟头也没抬继续搅拌那一锅的液体“你想走可以,但你若是去告密我会诅咒你的,就算我死了我仍旧会在你身边徘徊,诅咒你,用沙哑的声音在你耳边低吟,骨头敲打着你的脑袋。”尽管或者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亚瑟的音调依旧没有变化,王耀无所谓的撇嘴耸肩,他的目光被桌子上的油画吸引了。

那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将一头长发捆成双马尾穿身好看的花边裙子坐在草地上冲人微笑,那笑让人心情愉悦。

“她是谁?”

“王耀,你最好少问点问题。”

王耀假装没有听见亚瑟的话继续问:“她是谁?”随后他听见亚瑟叹了口气。

“她是我妹妹,罗莎·柯克兰。她不是女巫却被她那群所谓的追求者诬陷成女巫,被处死。那群该死的人,他们得不到的就要毁灭!我诅咒了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

亚瑟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到了最后那简直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手也用力抓住木棒好像那木棒就是害死他妹妹的人。王耀友好的上前拍了拍亚瑟的肩,却被不领情的亚瑟送了个白眼“你打算住多久?”“不知道。”

王耀就这么在亚瑟家住下,他很少去地窖他受不了那魔药沸腾的声音和奇怪的味道,为了报答亚瑟他接下来打扫屋子和做饭的职责。某天亚瑟从地窖上来看见焕然一新的屋子以及热腾腾香气四溢的饭菜他打消了赶走王耀或者让村民发现王耀将他处死的念头。

“亚瑟,我想出去玩。”某天王耀咬着筷子说道,亚瑟放下叉子摇头拒绝了王耀“可是我好无聊的,你每天又不陪我。”

……

这句话一出,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因为王耀说的那句话就像他们两人是恋人一样。亚瑟咳了声说:“我明天会陪你的。”末了还补充一句“什么都行。”

这下更加尴尬了,更像恋人之间的对话了。但是王耀不在意啊,听见后兴奋的点点头使劲给亚瑟夹菜,没有在意亚瑟有些奇怪的神情。

果不其然,亚瑟陪王耀玩了一天,其实也就是聊天,看书,讨论。明明这么平常的活动,两人却感到了不同的感觉,就是很快乐很幸福的那种感觉在心里膨胀。

王耀害怕打雷。亚瑟知道,因为那天他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劲想往自己怀里钻的王耀,不由的笑出声王耀抬头瞪他一眼,亚瑟搂住他两人就这么睡了,第二天起来并没有异常,就只是以后的每一天两人都是睡在一张床上的。

“你会走吗?”亚瑟搂住王耀问,王耀摇头说:“你在我就不走。”

骗子。

王耀你这个骗子。

亚瑟看见村民将王耀绑上十字架,用熊熊烈火将王耀的衣服皮肤灼烧,王耀发出痛苦的吼叫,他没有供出亚瑟,亚瑟也没有胆子去救出王耀,王耀死了也算王耀的错啊。如果王耀没有得知今天是亚瑟的生日而跑出去摘花,被村民发现,他就不会是现在这幅丑陋的模样。

亚瑟叹口气他抱起王耀的烧焦的尸体丢进河中,算是埋葬?毕竟他没有钱真正埋葬了王耀,看着激流的河水将王耀的尸体冲走,亚瑟觉得自己是还了王耀自由,可是王耀明明说过他不会离开自己的啊。

他和王耀还没有亲吻过,还没有互相说我爱你啊。

村民们看着东南边的一座房子烧起来,火势大的和昨天处死的‘女’巫一样。

“那是谁的家?”

“好像是什么亚瑟·柯克兰。”

“人呢?”

“烧死了吧”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