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静寂无声 Ⅰ

亚瑟的手铐被解开了。

马虎的王耀警官忘记给他解开,直到第二天他看见亚瑟躺在床上试图通过通风口透出的点点阳光用手铐反射出光后,他再次涨红小手颤抖着打开狱门“柯克兰先生,抱歉我这会就来解开您的手铐。”他低头一步步挪到亚瑟面前拉过他的手将那副银色手铐解开了。

亚瑟默默看着王耀,眼眸中不带一丝感情,就如那些绿宝石一样寒冷却动人心。他歪头感受王耀手上传来的体温,亚瑟的体温偏凉而王耀的体温是温热的。王耀被亚瑟的注视吓了一大跳,他像只小兔子受到惊吓一样头也不回的逃出房间,他不想再碰见亚瑟·柯克兰。

“王耀,这么急你跑哪去?”又是tony,他端着一杯咖啡靠在一名囚犯的护栏上。

王耀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说:“我不去哪。”

Tony笑着冲他招手叫王耀过去:“王耀,你现在就是那个大少爷亚瑟·柯克兰的专属狱警了,你也知道我们收了柯克兰老爷很多的钱得伺候好他。”

王耀吓得连忙摆手:“不,不用了。”

“组织的命令你敢反抗?”

Tony的声音提高,他怒瞪王耀直到王耀轻轻点点头才收敛起怒气“王耀这份工作对你很重要,希望你不要太——过。”

“我知道先生,那么请你给我说说柯克兰先生的事吧,我得了解他。”

Tony一脸诧异的看向王耀,亚瑟·柯克兰的事那可是全城人都知道的。

“好吧好吧,我就给你说说。亚瑟·柯克兰是柯克兰老爷的私生子,他的母亲可是柯克兰老爷的青梅,当时柯克兰老爷并没有钱就对柯克兰的母亲说等他成富翁时必定回来娶她,可是等到柯克兰老爷有钱了,他又娶了另一个女人,柯克兰的母亲伤心欲绝孤身去找柯克兰老爷,当然咯,柯克兰老爷也心心挂念他的青梅,之后两人相遇生下了亚瑟,亚瑟和他的母亲住在离柯克兰老爷别墅不远处,就在亚瑟·柯克兰五岁时,柯克兰老爷的正妻发现了他母子存在,杀害了亚瑟的母亲,当然亚瑟被他父亲救了下来,我不知道柯克兰的母亲有什么遗嘱,反正从那个时候开始柯克兰老爷就内定为亚瑟是继承人并且休掉了他的正妻,只留下她的三个儿子。从那之后小小的亚瑟就被他三个大哥哥欺负。”

“所以是这样,亚瑟才养成这样的性格并不喜爱女性?”

Tony喝口咖啡点头说:“不喜欢女性大概是因为柯克兰老爷的前妻原因还有他自己的母亲。反正大概就是这样,好了小伙子快去看看柯克兰先生怎么样吧。”他扬起大手在王耀屁股上拍打一下便笑嘻嘻的走了。

王耀皱眉厌恶的目视tony背影,他感觉屁股火辣辣的痛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了,这个监狱里可不存在免费,任何东西都要交换。

“王耀,你大概知道那个死胖子的用意吧。”目睹了全过程的犯人语气中夹杂着兴奋说道,王耀耸耸肩故作镇定的说“我知道我知道,他叫我半夜去他办公室来场甜蜜的性 爱。”

犯人带着不明的微笑点点头,只要这个王狱警破了处,那么他们都可以享用了。这就是最糟糕的监狱,这也是为什么经常有人重返这里——只为了不要钱的性 爱。可王耀不喜欢,他是gay但他不喜欢419或者说是这么随意的性 爱,他想和喜欢的人结合,他忘记了监狱里的规矩要是想起他才不会多嘴问,王耀双目无神的向亚瑟·柯克兰房间走去。

此时,王耀会破处消息传遍了监狱,这个个子矮小但却长的清秀双腿修长白皙的狱警可是让好多人垂涎,他们摩拳擦掌的准备拿下王耀的第二次。躺在床上看报纸的亚瑟当然也知道了,他只是嗯了一声便看见眼眶萎红的王耀打开门坐在自己身旁。

“亚瑟,我该怎么办。”王耀别无他法,只能找亚瑟寻求帮助他相信亚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

但很可惜,亚瑟始终是不近人情:“抱歉王耀,我不知道。”王耀咬住下唇他不想成为那么肮脏的人,他开始绝望了。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亚瑟有些动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在第一眼看见王耀时亚瑟心中有种别样的感觉,或许是他有几分相似自己的母亲或者是他的性格像极了以前的自己。

“okok,王耀我会帮助你,但你有什么物品交换吗?”才来监狱两天亚瑟就摸清了所有规矩。

王耀眨眨眼他没有什么东西值钱,如果有那可能就是他的屁股,屁股是监狱里最值钱的东西,他张开干涩的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出。

“那等你有东西了就给我吧,算你欠我一个人情。”亚瑟再次松口,一切都让他自己感觉到怪异,可王耀却为亚瑟的近人情而感到高兴连说了几个谢谢才退出亚瑟房间。

亚瑟翻身双目放空盯着墙壁自言自语说:“我到底是怎么了啊……”

夜晚将近那些犯人敲打着铁护栏开始兴奋起来,甚至有些人在王耀路过时还吹着口哨大胆的或许会触碰王耀的身体。

今夜注定不会静寂无声。

TBC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