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病名为爱

#灵感来源《病名为爱》
#手机莫名写文打字就卡。大概是让我不要写了。
#会写另一篇解释的。因为看起来写的不太清楚吧

在这个国家,历史书上记载着一位特殊的国王。他亦是和昏君亦是明君,但他不过是个被一位美人困在情欲里的人,为他双手献上一切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王耀嘴里叼着一颗棒棒糖慢悠悠走在考察大队的末尾,他低头翻阅记载着亚瑟·柯克兰——那位国王的生平事迹的书,这本书太厚了王耀几乎是不停歇的看了四天也没看完,他没有感到厌烦并且对亚瑟·柯克兰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想,那位让亚瑟·柯克兰心甘情愿死去的东方美人到底是谁,许多个版本都是说这个东方人有世界上最诱惑人心的面孔,他是妖精的化身在最后他挖走了亚瑟柯克兰的心脏转身离去。

“王耀,跟上。”

导师转过身无奈的在不远处等待王耀,这个山上还没有开发过他可不想带自己最宠爱的学生出去一趟就得进监狱,他也知道每次考察自己的学生就会对这个考察的地点人物充分调查,可是亚瑟柯克兰这个人可是让那群历史学家研究几百年也没有搞明白的人啊。

王耀把书签卡在他尚未看完的那一页合拢这本书就小跑过去和导师并肩向队伍走去“导师,这个亚瑟柯克兰为什么即是昏君也是明君啊?”

“因为在东方人出现之前,他把这个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在东方人出现后就一心沉迷美色但是国家也并没有就这样落没,在他把国家金库砸在东方人身上时也没有对平民加税,没听信东方人的话杀掉无辜的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让这样的国家坚持了十多年的。”

“那他这样就是明君咯。”

“但是听说东方人为了保持皮肤的细嫩要求亚瑟每天让他用珍珠粉末洗澡,为此他让人去每家搜查珍珠,不上交或者没有珍珠的每户交给东方人处理,听说啊——有人看见过东方人用那些人的血洗澡。”

王耀愣住了,脑海里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个是假的不可能会有这些事,没有什么根据就这样认为,王耀苦笑一声只定为自己和那人同为这个国家的东方人所以偏心他罢了,他闭上嘴不打算再询问导师关于亚瑟的事一心一意想快点到亚瑟柯克兰的墓地。

“天啊,到了!!”

队伍前有人欢呼一声,随即所有人都开心的叫起来不过很快就闭上嘴害怕吵到沉睡在此的国王。这个墓地是几个月前本地的一位村民找到的,他因为胆小没有下墓选择了上交这个消息。

不得不说,这里是一个长眠的好地方。山清水秀,不时还有几只小鸟飞过。在宽广的草地上只有一个墓碑,上面镌刻着‘Arthur·Kirkland’这个是几百年来都没有寻找到的国王之墓,没有寻到的原因可能是亚瑟和这个地方毫无关系吧。

亚瑟没有来过此地,这里不是他的故乡离皇宫和国王墓地群也很远,这里只是外来者生活的地方,比如说东方人。

王耀下意识认为是东方人带着亚瑟的尸体埋葬在此处,可是没有任何证据他也只是这么凭空想的,把话憋在肚子里就和考察队掘开墓地。

没有四通八达的地道,没有地下室没有机关没有壁画没有珠宝,土刚挖开就是一个棺材,上面模模糊糊的好像刻着有字,看起来不是这个国家的通用字,每个人都不在意刻的有什么,他们一心一意想一睹这个国王的尸体只有王耀看清了那行字。

是他国家的字。

‘病名为爱’

王耀心底一惊,确实有人说过亚瑟是得病而死,但爱也能算病吗?

两个大汉费力的抬开棺材板,灰尘扑面而来但没有人躲开他们一个二个全睁大眼睛,看着棺材板一点点移开,移开……

不是白骨。

棺材里有个金发粗眉五官英俊双目禁闭的男人双手交叠像是在这个木棺材里睡着了一样,可是任何人都知道他是个死人,毕竟他左胸膛被开了一个洞本来该待在那里的心脏不见了。

“果然那个东方人是妖精,对国王施了法让他尸体不腐烂。”

“也不知道那个东方人现在死了没有,如果被他发现我们不就是会被杀吗?!”

一群历史学家在那里说起来迷信的话题,没有注意到王耀向尸体走去,王耀只觉得看到亚瑟时心头一酸差点没忍住眼泪水就掉下来,他的双手拂过国王的脸颊像是恋人之间表达爱意的方式,在那一瞬间王耀记起来他家里有个罐子里面浸泡着一颗心脏,罐子上写的有一行字。

‘病名为爱’

评论(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