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触及不可

#感谢殇妈妈给我的这么多关心哭泣。
#这是送给她的刀子

2017.10.1

厚重的窗帘的遮盖住了所有光线,王耀缩在被窝里双眼无神的看向身边的空位,他的手在空气中划过最终落在冰冷的空位上,闭上眼深呼吸开始想象那个人的温热,那个人的笑脸,那个人柔软的双唇和健壮的手臂。

寒气从王耀的血管一路前进,它避开了所有温热一直直通王耀的心脏,王耀身体剧烈一抖像是看见了什么猛的睁开双眼瞳孔缩小嘴巴张开大口喘气,寒气从嘴里吐出形成雾随后消散在充满孤寂的空气中。

他看见了什么,他不知道,他只觉得那很恐怖,那是不敢触及的东西。

王耀再次闭上眼手摸索上床柜摸到一瓶安眠药看也没看就倒了几颗往嘴里塞去靠唾沫从舌头到达喉咙下咽。

睡着就好了,梦里有他,梦里有他的温度。

温暖在王耀呼吸变的绵长时再次遍布全身。

2016.10.1

“亲爱的,生日快乐。”

一双手伴随包含笑意的声音捂住王耀双眼。

“放开我,坏蛋。”王耀抬起手覆盖在那双骨骼分明的温暖的大手上,那人松开手和王耀的双手十指相扣弯腰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王耀的脸突然就红起来一直红到心底最终变成爱意满溢到全身。

王耀犹豫几番开口:“**,我……”

2017.10.1

王耀从床上撑起身子,他的脑子像是被放进搅拌机随后按下开关被搅拌后还用棍子抡了几下一样疼痛,不过他不在意这些,每次做噩梦惊醒后都会这样。

好像以前不是,以前有个声音安慰自己有双手轻轻拍打他的背。

他在意的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他每次都不能看见那个人的脸也听不见他的名字?!梦里的自己为什么比现在的自己那么幸福?!

王耀捂住头歇斯底里的嘶吼,悲惨的嘶吼在空荡的房中回荡十分刺耳甚至邻居都来敲门抗议,王耀只好闭上嘴上牙和下牙狠狠的咬住舌头,直到他感觉到疼痛,直到鲜血从嘴缝漫出染红他的下唇。

得了吧,王耀停下你幼稚的行为该去外边看看。

心底有个声音说道,王耀呆滞的像是附议点点头,他下床把自己打理了一遍看起来精神了不少,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把头发扎高看起来有精气神而且。好像有人喜欢他这样。

刚打开门,刺眼的光就像王耀的眼睛射来。像是吸血鬼触及到阳光王耀退后几步闭上眼睛最后嘭的关上门躲在阴暗的家中。

王耀不能出去,外面有可怕的东西。

他把头埋在屈膝的双腿中喃喃自语。

2016.10.1

“亲爱的,停下。”

王耀牵住那双手在一个摩天轮前停下,他异常兴奋的指向那个红色的箱车“你记得吗,我们就是在那里亲吻在一起告白的。”王耀感觉到那双大手紧捏了一下自己的手,他转头看去只见男人嘴角咧开冲他挥了挥手中的情侣票说道“走吧亲爱的,去重温?”

两人再次坐上红色的箱车,在升到顶端时热吻十指相扣,舌头在跳华尔兹扯出一道道银丝。

“我爱你。”

2017.10.1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亚瑟柯克兰,我爱你!!”王耀把头从双腿中抬起,他记起来了,那个人是亚瑟柯克兰,他爱他!可是亚瑟柯克兰去哪了?!王耀在屋里四处张望没有看见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亚瑟,今天的生日你是不是也要给我惊喜啊?”他的声音开始颤抖,无力的靠在门上绝望闭上眼睛催眠自己亚瑟柯克兰只是一场梦。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好。

亚瑟柯克兰只是一个梦,他只存在2016年的10月1日。看啊王耀你得病了,得了幻想症。

2018.10.1

王耀忘记了什么亚瑟柯克兰,他在一个婚庆公司做婚庆主持,他成了一个彻底的工作狂在生日时也不休息。

“王耀,这次结婚的夫妻介绍在这里,你看一下。”老板把资料递过来,王耀嗯声便开始仔细阅读起来。

“新娘:xxx,哈挺漂亮的。”

“新郎:亚瑟·柯克兰。”

“……哈……”

王耀的脑袋又开始痛起来,在这个时候有人推开了门,王耀回头看去。

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和一个挽住男人左臂的女人,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低头不时说笑,女人有时还会因为男人的话脸红。

真幸福。

王耀的脸唰的一下变的苍白起来:“亚瑟……”

他是又做梦了吗?可是心脏好痛啊……

2016.12.10

“王耀,再见。”

“哈……再见了大少爷。”

2018.12.10

“你好,王先生。”

“你好,柯克兰先生,祝您和柯克兰夫人百年好合。”

“真是……谢谢你,如果你能把抵在我脖子上的的刀放下的话我会更感谢。”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