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会长与不良

王耀可是w学校出了名的社会大哥,上课时常不见踪影一下课就叼着根烟搂着一位小姑娘的腰在学校里晃荡,男生见了咬牙切齿但一想到人家身份又立马低头乖乖叫声耀哥,嫂子好。一旁的女生当然是咯咯笑起来漂亮的脸蛋红了半边,但王耀却拧起眉头一言不发,第二天学校里就传来那位校花姑娘被王耀甩了的消息。原本低落的姑娘们又立马开始梳妆打扮起来,搔首弄姿的假装从王耀身旁偶然经过,只求那人的目光能在自己身上停留几番。

“王耀,校长叫你去办公室一趟。”王耀的老对头学生会会长亚瑟·柯克兰不知道第几次找到他一本正经的对正在调侃坐在那人腿上女生的王耀。

原本满脸的不怀好意的笑一看见亚瑟就从王耀脸上褪下去:“你又给校长说了什么?那个老顽固还真是……找了我这么多次也不知道歇一歇。”

亚瑟那双波澜无惊的眼睛仍旧死死盯着王耀,准确来说是王耀腿上的女生:“你拒绝了一个女生的求爱,那个女生跳楼自杀了。大家都知道,我没有告诉他。”

这话一出,坐在王耀腿上的女生忍不住尖叫一声跳起来对王耀说她有事先走便慌忙逃离,而王耀的脸也变的煞白不过过了会又恢复正常,只不过是声线有些颤抖。

“关,关我什么事呢,是她自己要跳的……”

“你快去吧,校长可是等你好久了。”亚瑟皱起眉头脸上划过一丝担心的神色。

自从王耀进了校长办公室后已经过了两个小时零八分,亚瑟也在校长办公室门前站了两个小时零八分,为了王耀逃逃课也没什么,只是校长室隔音太强完全听不见什么声音。想到这里亚瑟的眉头拧的更紧了,这个死老头该不会让王耀命债命偿吧?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王耀意气风发手插在裤兜里的走出来,亚瑟还是注意到了王耀眉间那一抹疲倦害怕。

“哟,柯克兰会长,你居然逃课啊?”王耀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

“……你们谈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女生的父母说女生自己做的孽还是别扯牵上我了,听说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父母吵架呢。”王耀习惯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包中华在打开盒子后还瞅了几眼亚瑟像是问他抽吗,亚瑟扯了扯嘴角摇摇头转身走开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上的一块石头放下了转身后亚瑟轻叹口气摇摇头嘴角带上一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走远。

“今天耀哥和隔壁学校的琼斯约了架唉,听说那个琼斯是阿尔的哥哥艾伦,特别厉害!每个在他拳头下的人都是面目全非。”

亚瑟听见这句话心底一咯噔,这王耀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居然敢向艾伦约架,亚瑟闭上眼睛手指轻轻按着太阳穴就连最爱的红茶也没心情喝下去过了会他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去找王耀。

“柯克兰会长,你怎么又找到我了?!”王耀正待在自己的宿舍里抽烟穿着短裤和白色背心看无聊的电影,他不明白为什么亚瑟为什么老是找到他。这次亚瑟没有回答他直径的冲进来抓住王耀的手腕把王耀拉起来“你为什么要和艾伦约架?!你知道他下手每个轻重!你会被他……”

王耀的头往后躲了躲,因为亚瑟的头已经抵在自己额头上他嘴里呼出的红茶味让王耀心底有些痒痒:“关你什么事?”他翻了个白眼挣脱亚瑟的缚束“你没打过架吧?不懂就别来老是管我,烦。”

王耀揉着自己右手的手腕——那里已经红了,鬼知道为什么亚瑟柯克兰的力气这么大,王耀咧着嘴不时往手腕吹口气完全没有注意亚瑟握紧的拳头。

“王耀,你受伤了怎么办?”

“又不是没有受过伤。”

“残疾了怎么办?”

“不知道,反正没有人管我也没人心疼”王耀还耸耸肩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脸上突然出现那孤独的神色让亚瑟成功捕捉到心底一紧他情不自禁就说:“我心疼你啊……”王耀一愣马上就笑起来“这个笑话还真是……噗哈哈…柯克兰会长别开玩笑了吧……”

“不,我没有开玩笑。”亚瑟再次拉住王耀的手腕——不过这次他下手轻了许多。把王耀扑倒在床在王耀一脸惊恐中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在王耀嘴角留下一个吻。

“宝贝,让我教教你怎么在床上打架。”

这时王耀才想起,w学院有个传闻。亚瑟柯克兰是个不良,比他还不良的那种。当时他还不信这个时候王耀相信这个传闻了。

第二天,王耀因为腰疼没能去赴约。

评论(15)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