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前任复合记#2

#abo

王耀住进亚瑟家也有几天了,他们既不是相互厌恶,恶语相对也不是热情似火,腻腻歪歪。虽说每天同床共枕两人又分别是Alpha和omega,可硬是一点儿火花都没擦出来,丁点儿信息素的味都没给对方闻过,每天起床就点点头继续各忙各的,好像对方根本不存在。

表面是这样但心头的自言自语谁又清楚呢?

亚瑟是个作家,平时就窝在家带个细框眼镜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整日面对电脑文档,有时面色愁苦地盯着文档一盯就盯到王耀下班回家。

要是从前的他早就翻白眼把文档关掉辞职不干了。

这时亚瑟听见关门的声响才回过神,眨了眨干涩的双眼才发现红茶早就凉掉了,通常这时王耀就会给他端上一杯新的红茶,又转身走进厨房,毫无交流但在王耀转身后亚瑟嘴角带上一抹不可察觉的笑,那一抹笑直达他的眼底。

王耀是幼儿园老师,整天面对活力十足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小朋友心神疲惫,十分头痛。但每次看见小朋友们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他烦躁的心立马软成一滩闭上嘴巴不明白自己之前才抱怨什么。

要是从前的他早就烦的辞职不干了。

同事见王耀对那群熊孩子如此细心喜欢小孩就打趣问道多久打算生一个,王耀总是红了耳根摇摇头说再等等。然后就等到了前夫的回来。想到这他总是嗤笑一声叹息说:“缘,妙不可言。”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王耀盘腿坐在地毯上仰头边看电视边嗑瓜子,一旁的亚瑟坐在窗边的书桌旁赶稿。电视里的声音伴着清脆的敲打声以及午后暖的过分的阳光很快让王耀昏昏欲睡乏起困来。

等亚瑟终于敲下句号把眼睛从辐射中拯救出来,眼睛一扫才发现缩在地毯上身子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睡得极香的王耀。金黄的光线斜射进这个小公寓的窗户最终落在王耀眉目间,因为刺眼的光线王耀拧着眉翻了个身子嘴里哼哼几声却没有苏醒过来。可光是这样就让亚瑟喉头一紧,愣愣地盯了地毯上的人几分钟才把思绪从意淫中抽回,他轮廓分明帅的一塌涂地的脸此刻红熟了。

亚瑟向王耀走去,他的脚步很轻,轻到让他感觉像是走在云端,心中轻飘飘的像是要飘进熟睡的人的左胸膛和另一颗心脏一起跳动。就连声音也轻柔了许多,他蹲下来伸手轻轻的抓住王耀肩膀摇了摇:“耀,这里容易受凉,乖,起来。”

“唔……不要……”王耀不满轻哼一声——情理之中。

不过亚瑟偏偏听见这软糯的声音脚下一软要不是及时扶住沙发头就差点撞上王耀额头,亚瑟咽下一口因为紧张而分泌过多的唾沫,手在家居裤上蹭掉冷汗将王耀拦腰抱起——就像从前那样抱起王耀像卧室走去,亚瑟掂量了一下王耀。这家伙体重和性子都没变过啊。

把王耀塞进被窝亚瑟才长松一口气,他静静的欣赏王耀的睡颜——很久没有看见了,颇有些想念。紧接着伸出一根手指仔细描过那熟悉的细眉,杏眼,细腻的皮肤让亚瑟不想收手犹豫几番最终还是叹气离开卧室并好心带上门。

感到身边的重量消失王耀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平稳的呼吸也变成大喘气。

“该死的亚瑟柯克兰!他不知道他信息素有多勾人吗?!”

那熟悉,曾经被王耀所依赖的绿茶味久久在卧室里徘徊不散开。也不知道是卧室里的温度太高还是王耀自身原因,他脸比之前的亚瑟还红。

而刚出门的亚瑟也发现自己发情了,慌里慌张的跑去找抑制剂没有听见王耀气的砸被子的声音

评论(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