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红茶会】纽约的雪

#阿尔视角。第一人称
#其实可以配Please don't go食用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耀的那天,他背对着纽约的阳光身着米色的高领毛衣搭配浅蓝牛仔裤,脸上的是温和的笑他穿着洁白的运动鞋踮起脚冲我挥手,我记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你好,阿尔。我是你的中文老师——王耀,请多指教。”

他前面几句话是用英语说的,带着些中/国人特有的口音但能听出他在极力模仿英式口音,最后的“请多指教”他好像是不知道怎么用英语表达,颇为无奈的歪了歪头,搭在左肩上的小辫子随着他的动作摇动几下,最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了中文。

王耀的说中文的时候声音很好听,如珠落玉盘一般圆润清脆,不过不同的是这声音落进我的心,我现在还能回忆起当时激烈的心跳以及烫的要命的耳根。

当时我还不知道请多指教是什么意思,但后来懂了。

我不关懂了这个词的意思还彻底懂了王耀。

我当时年轻气盛总是不顾一切的往前冲,逞能想做英雄却总被人说是狗熊,尽管这样当时的我还是没有一丝改变。在几天的相处后我明白或许我的心就是为了王耀跳动,在某天下课后我憋红了脸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王耀挑眉没有摆脱我也没有开口询问。

我的心被他波澜无惊的双眼盯的有些发慌,但最后还是磕磕巴巴的告了白——真是糟糕的告白词。

那是我第一次告白,平常只要我对姑娘和一些小男孩笑一笑或者装作不经意的撩起衣服,他们就会进去我的怀抱。

“王,我喜欢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我记得我是这样说的——当时王耀说要尊敬老师不让我叫他王耀或耀,我只能叫他王。王耀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我瞪大双眼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一点破绽,可惜没有。

我认为我是告白失败了,事实也如此。

王耀默默抽回他的手腕对我说他以往都会说的话。

“明天我下午三点来,记得不要出去玩记得完成我给你安排的作业。”

他就这样走了,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冷淡的可怕,没有管垂下头失落的我。但第二天他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来,讲课的同时还会和我开几个玩笑——就想昨天没有发生过。

我好歹也是大学生,知道王耀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再次把那份爱恋藏在心底。

我越发的喜欢王耀也对王耀越发的了如指掌,我知道他喜欢熊猫喜欢可爱的东西喜欢毛绒绒的动物,他也喜欢钱, 他不爱吃快餐和没有营养的东西,比起出去吃他更爱在家里做饭,不得不提他做的饭菜美味极了。

有次补习,王耀不知道一个词语该怎么用英语表达只好趴在桌子上苦恼的用手指在桌子上滑来滑去,我对他的爱恋随着日子一点一点加深,要不是我有发泄王耀那时肯定失了贞操。我想和他待更久,于是提议我做他的英语老师没想到王耀嫌弃的摇摇头。

“我不喜欢美音,我更想要一个英/国人来做我的老师。”

“那为什么你会来美/国?”

王耀笑弯了眉眼——那是我见过最美的笑容,他说:“我喜欢雪,所以来这里了。”

我又对王耀多了一个了解,他喜欢雪。怪不得每次下雪这个对课无比负责的他都会拉着我跑出去玩雪,和我扑倒在厚雪上再伸出舌头去接那些仍旧在落下的雪,一直玩到夜晚他还恋恋不舍的不想回家。

不过之后我脑子一抽,说了我这辈子最后悔的话。

“我有个表哥是英/国人,最近在纽约这边,要不我叫他来教你?”

王耀兴奋的点点头答应了。

我之所以对他说起亚瑟柯克兰——那位我的表哥是因为想让我表哥帮我把到王耀,结果他把走了。真是该死的!那个该死的粗眉毛,祝他不举!

自从王耀去亚瑟那学习英语后,每次来给我上课都会神游天外三句两句说到亚瑟,上课上到重要的地方只要是亚瑟的电话立马就会去接,而且亚瑟的电话十分频繁。我终于意识到了不对立马去找亚瑟。

那张该死的丑脸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就迫不及待的挥起拳头揍向他,亚瑟没有我高但力气却不比我小,虽然现在是个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但也不能掩盖他曾经是个不良的事实。

他捂着脸倒退几步:“阿尔弗雷德?!你疯了?!”说完就向我腹部狠狠踢了一脚,那是真的痛,不过没有失去王耀痛。

“我他妈是叫你帮我把弟媳!没叫你把去做自己的媳妇!”

他摊手说:“你自己无能还怪我?不过也感谢你让我碰见了耀。”

天啊,他居然叫王耀耀?!我都只能叫他王的!怒火终于控制不住我扑上去和他厮打成一团。

最后我和那个该死的粗眉毛都进了医院。

王耀来看亚瑟的,他没有想到我也在这。他手上提着保温盒,看见我时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不过很快收回去,我装作没事的忍下心中抽痛和他们交谈。

当然打架这事我们都没告诉王耀。

后来我去了趟厕所,回来就看见他们两个人在亲吻,亚瑟支起身子把王耀抱在怀里,王耀搂住亚瑟的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甜腻到让人恶心的吻,亚瑟突然睁开眼睛我从他眼睛里看到嘲讽。

我感觉身上更痛了,尤其是心脏。我红着眼眶退出去跑去天台用嘶吼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最后居然哭了出来。当然现在我想起那个场面也还是会哭。

最后回到病房还装作只是出去逛了逛的样子,我没有看王耀一眼因为怕在他们面前哭出来。

我觉得我能做影帝了。

接下来的三年,我依旧是王耀乖巧的学生好朋友,没有露出一点爱恋也没有去招惹过亚瑟。

本以为王耀过不久就会和亚瑟那个花心的粗眉毛分手,结果没有。

最后王耀还去了英/国,我记得当时我在上课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冲出教室门,老师在身后骂骂咧咧的。我去到机场在人群中找到了托着行李的王耀,我像之前告白那样抓住他的手。

“阿尔?!”

他很惊讶,停下了脚步。

我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在心里翻腾最后只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

“Please don't go。”

他愣了会随后莞尔一笑,他说:“抱歉。”这句话是用中文说的,依旧像是珠落玉盘,不过落下去的时候我的心碎了。

王耀直直的向登机口走去,他正对阳光的走去。

我用平时最大的声量说道。

“王耀!!伦敦没有雪!!”

我记得王耀讨厌雨天。

他没有停顿,一直向前走。

我就像个被父母抛弃一样的孩子,蹲在地上哭起来有不少路人望过来,我没有管任由泪水洗刷我的脸庞。

包里的手机响起来,这是我给王耀专门设的铃声。我慌忙掏出手机看见王耀发的短信。

“伦敦有他足矣,谢谢你阿尔。”

我哭的更大声了,最后是被人拉回去,从那天起我精神不振,整日饮酒,父母朋友劝了我多次都无果,最后是王耀的短信把我从颓废中拉回来。

“阿尔,在我心中你应该沐浴在阳光下而不是这样。”

阳光?可惜耀你走了啊。

从那天起在我又开始正对生活,不过再也没有收到王耀的短信或者看见他。

唯一的联系只有他和亚瑟的结婚请帖被我扔在角落。

耀,伦敦会下雪吗?一定没有纽约的好看吧。

耀。

我和纽约的雪在等你回来。

评论(1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