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往事一盅茶

#国设。微史向
#第一次尝试写史向,欢迎纠错。

淡蓝色旗帜在雄伟的高楼前被风吹的哗哗作响,王耀不觉得悦耳,觉得扰的心乱,他半眯双眼仰头看向阳光下飞过的白鸽,最终摇摇头跨进那座联合国总部大门。

——又一次毫无意义的会议
——又一个无聊的美国时间

王耀把西服下摆扯了扯,老实说这种贴身类型的衣物着实让他感到不舒服,要是这里真是自由之地,那就不该规定言行穿着。王耀曾制定过很多规矩来束缚他人,但他讨厌有规矩束缚自己。

“hey,wong!”

在安静的走廊里,一个突兀的声音随着主人搭上王耀的肩的手冒出。

王耀皱起眉,这个声音的主人在他心中是聒噪的代表也是最不愿待见的:“Mr.Jones。”王耀拿掉搭在肩上指节分明的大手,他转过身冲比自己起码高了半个头的阿尔颔首打了个招呼:“你今天对我这么热情,是否会议内容中的利益有我一份?”

“王,你自己认为呢?”阿尔流利的中文并不让王耀惊讶,阿尔这小子经过他和伊万无数次的国骂早就学会中文和俄文,要知道身为国,他们平时空暇时间可不多。也不知道阿尔下了多大劲,努力到王耀伊万只能变着法骂他。

王耀瞬间明白阿尔并不想和自己“分赃”,于是他有意回避:“你中文可真不怎么样。”

阿尔勾唇回敬:“你英语也是。”

两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一会想从对方眼中看出点什么,移开视线后一前一后地向会议室走去。

阿尔过于沉重的脚步声和方才诡异的笑容,镜片下那双湛蓝眼中的锐利都让王耀手臂上直冒鸡皮疙瘩。

这小屁孩一点也不会尊老。

这是王耀踏进会议室前的想法。

他是故意的!

这是王耀踏进会议室后的想法。

为什么会改变想法?因为阿尔居然安排亚瑟坐他旁边!

怪不得这小子脸上一直挂着笑,还以为思春呢,他不知道自己和亚瑟前两周才打完分手炮吗?!

怨气归怨气,事实摆在面前。王耀面上带笑冲在座的人点点头,平静的拉开椅子坐下。

虽说他王大爷五千岁,什么风雨没见过,但唯独分手几周后又见面就受不了,尤其这个人还是第一个冲破他家大门的。当初答应这黄毛谈恋爱就已经让王耀后悔了两天。

离会议开始还剩下十多分钟,周围的人已经开始随意与身边的人扯开利益交流。唯独王耀和亚瑟这边是出奇的静,王耀也很无奈啊。奈何他右边是前任,左边是盆栽,后面是空气,这三个都不能说话!

亚瑟右边坐着弗朗西斯,平日也会吵几句,但他今天没心思理会弗朗西斯,只歪着头眼神直往左边强装镇定看资料的中/国人身上飘。那痴汉的眼神让弗朗西斯感到一阵恶心放弃了找他说话的念头,转过头和后排的人聊王耀和亚瑟的八卦去了。

王耀早就感觉到亚瑟的眼神,如果他是个小姑娘说不定早被这温柔的注视看的身子一软往人身上扑了。可惜他是一个大老爷们,只觉得这目光快把他骨头都刮下来了,第一次王耀被人在会议室盯得背后出汗。

好在阿尔在王耀想支过身子挖掉亚瑟眼睛前宣布会议开始。王耀骨头保住了,亚瑟也不知道自己眼珠保住了,反正他们俩耳朵是保不住了,阿尔简单说明会议的内容后又开始他滔滔不绝的英雄论。

王耀忍不住开始偷吃零食,亚瑟的目光也再次放回王耀身上。

没想到再一次注视,这人就双颊微微鼓起,不时动一动的嘴被笔记本挡住眼睛还警惕的左顾右盼生怕有人发现。

亚瑟忍不住笑了,舒心的笑。

王耀不小心看见了亚瑟的笑,觉得那是令人寒颤的笑。

要说见亚瑟这么笑一回比登天还难,阿尔都没见过几次,但王耀已经见过三次。第一次是他吸食鸦片成瘾后无力躺在床上,任由黄毛绿眼的洋人的双手拂过自己黑发,洋人见王耀只能干瞪眼便轻勾嘴角说:“你输了,天朝上国。”

那个笑让王耀心头一痛,身子微微颤抖起来——气的。

第二次是王耀答应和亚瑟处。

第三次便是刚才。

说起来,当时他为什么要答应亚瑟谈恋爱?自己可是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看见绿眼黄毛都还嫌弃。

想起这个问题的王耀咀嚼的嘴也停下思绪飘远了。

当时他和亚瑟在花园,皇帝和使者交谈着贸易,让他好生招待来客,王耀当时是从心里有些看不上这个小岛国,更不屑于同他们贸易,所以尽管是招待但他连正眼都没瞧过黄毛一眼,对于对方的搭话他也只说一句听不懂闭嘴,转头继续观赏开的正艳丽华丽而不妖的牡丹。本以为黄毛还会继续咕哩呱啦的说下去,没想到到真的闭嘴了。

很快,待客结束。要不是小太监说近日由英吉利传来的鸦片在民间泛滥,他都想不起谁是亚瑟柯克兰。

王耀对慌张的小太监说:“一个小国家的东西,有什么好惧怕的?!”结果没想到啊,一个小国家的东西害的民不聊生,白银锐减,官员也吸食成瘾害得政治腐败,军队战斗力削弱。王耀禁锁眉头示意让道光帝下旨烧毁鸦片,终于民间朝中安静太平多了。

但王耀却不太平了。

几日前他在房中闻见一股异香,随后在桌上发现一只做工精良的烟斗,本以为是道光帝所赠,他拿起惊奇发现里面有东西,便好奇抽了一口。

就这一口呛的他满眼泪花拿起茶杯,顾不得品尝只管往嘴里倒,嚷着什么破玩意。可等呛味一过,王耀心就痒起来连着又抽好几口,等婢女发现这是鸦片时为时已晚。

“国,最近英军封锁了珠江口岸……”道光帝忧愁地看向因为吸食毒品已经面色枯黄有些瘦弱的王耀。他忧啊,阻止不了英军,他更愁啊,国都成这样了?天下保得住吗?

原本倚在床上神情呆滞的王耀听见消息,突然直起身子“才一个小小岛国居然如此猖狂?!他忘了曾经……咳咳……”王耀一咳嗽把道光帝给吓着了连忙把他按回床上,生怕王耀一咳,死了,然后英军就踏破大门取走自己的首级。

“您还是好生休息吧。”道光帝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在王耀休息过程中,战争消息不断传来,什么英/国又胜了啊,英/国占领香/港了啊,英/国大人来看您了之类的。

前两个对于王耀影响不太大,后一个差点让王耀气晕过去,看见笑的如沐春风的人,他恨不得揍趴对方,可惜不能——他毒瘾犯了。

接下来亚瑟就说了你输了,天朝上国那句话。

第二年。

清政府求和,王耀才从地府溜达一转回来又快气死,可气死不甘心又怎样,还不是得乖乖签订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什么?!2100万白银?五处通商口岸?!黄毛鬼你是疯吧吧!”条约上的内容让王耀咂舌,手中紧握的毛笔迟迟不肯落下,对方将军疑惑的望向翻译官。

而翻译官正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样把最后一句话翻译的礼貌,谁料一直坐在一旁悠闲品茶的亚瑟开口了,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汉语:“才看两条就说我疯了,你怎么不继续往下看看?王耀,这是失败者该接受的惩罚。”

王耀对最后一句话翻了个白眼急忙往下看:“割让香/港岛给你?我看你是!!!”王耀身旁的官员快速捂住他的嘴把王耀举起的拳头连忙压下去,吩咐让人带下去。对面听不懂但也看懂王耀表情,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脸色不由沉了下去。

“各位大人对不住啊。”代表不住点头哈腰手也不闲着飞快签下字,角落的亚瑟露出满意的微笑点点头。

王耀被下人控制住了手脚和嘴,眼睁睁看着王嘉龙被人带走,黄毛眼中的轻蔑和王嘉龙眼里泛起的泪花,一步走两回头的样子,成了王耀心头的一根刺。

……

“大人,英,美,法……”

“都签吧。”

自从王嘉龙被带走后,王耀一度陷入低沉,一日复一日的饮酒,眉间逐渐增多的忧愁让下人看见也抹了一把泪,这份消愁没有在王耀身上存在多久,王耀经历的风雨还不够他立马振作吗?他开始拒绝各种无理的修改条约的要求,他以为那群黄毛们该滚回老家了,可惜啊,他不是诸葛孔明。

……

王耀听了小太监说的一怒之下把杯子扔了出去,那价值千金的瓷杯就这样成了一堆废物,毫无作用:“什么狗屁“亚罗号”“马神甫”?!他们当我傻吗?”

一个又一个的条约,一个又一个规矩压倒了王耀一而再再而三退后的底线。

小太监赶忙把身子压的更低了,抖着声说:“大人,英军已经炮轰广州……”

王耀舒口气,低声说:“没到京师就好。”他觉得自己不会再输给那些洋人了。

第二年法/国出兵,12月亚瑟和弗朗西斯两个死对头居然组成联军。

1858.5。清政府再次求和,签订条约。

“没事,签订条约我们就安全了。”王耀这样安慰自己“我大清朝难道给不起吗?”

事实不是王耀安慰自己的那样。

签订《天津条约》仅过两年,英法联军攻入京师,王耀本来打算和咸丰帝一起逃往承德避暑山庄,不过他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便留下了。

果然有事发生了。

婢女两眼泪汪汪的告诉王耀,圆明园没了。

等王耀赶到时早已是一片火海废墟,王耀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地上还散落了不少强盗没能带走的珍宝,两个黄毛看见王耀毫不躲藏反倒从宝箱里拿出抢来的宝贝故意在王耀面前把玩。

王耀没有别的空暇心思去理会这两个该死的强盗,他表情平静的可怕,双眼倒映出张牙舞爪的大火,那片火海好像就是属于他眼中的。王耀不顾炽热的火焰,一步步向园内走去,像是平日在圆明园里散步一样的悠闲,只是脚步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这是他的心血啊!留给未来子民的骄傲啊!那些为圆明园付出血汗的人他们的努力都白费了,一切都是那群强盗干的!

王耀心中这么想着,一股气在他胸膛四处串,闷的难受可是无处发泄。

他耳边响起亚瑟曾经说过的话。

“王耀,这是失败者该接受的惩罚。”

大火中有几分是强盗的贪婪,又有几分是自己的失败?

王耀不知道。他在大火中漫走,火舌几次爬上他的衣袂,烫伤他的手,但王耀不在乎,他想多看看这里一眼。突然脚下一硬像是踩着了什么东西,王耀挪开脚发现是一颗绿宝石,绿的像一汪春水,像一片森林,更像亚瑟的眼睛。

他弯腰将绿宝石拾起,面前仿佛出现男人讥讽的笑容,王耀转身向军队离去的方向望去,碰巧与回头的亚瑟对上双眼。

一身白衣的人站在火海中,平静如水的双眼像浇灭了火,却烧起了亚瑟的心,就这么一眼,亚瑟沦陷了。

身穿军服的人坐在马驹上,翠绿如森的眼珠像给火添了一把柴,烧起了王耀的心,就这么一眼,王耀的手青筋暴起捏碎了绿宝石,碎片顺着王耀的手缝落下还带下点点血珠。

王耀从那天起,像换了个人,在敌人面前不再骂骂咧咧问候他们一家,反而时常露出讨好的笑,温顺的让人觉得花了眼。

殊不知,王耀那是有自己的小算盘

虽然计划开始的晚还让他自己差点国格分裂,但好在没错对不?

几千年的老人是有先见之明的,这不中/华/民/国成立了吗,红军出现了吗,虽然后来右派和共党的内战让王耀受不了压力直接昏着过了几年。

内战时醒着的王耀像个疯子,一会嚷着打赤匪,一会给人传授马克思主义,好在他醒来正常了,妥妥的根苗正红,一心向党,满脑子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撩起袖子嘴里嚷着要建立富强,独立,自由,民主,统一的新中/国。

可以说大变样。

就是讨厌洋鬼子,尤其是绿眼的习惯硬是没改过来。

想和王耀上床都得扛过他怨气的眼神和骂爹骂娘的伺候。

显然敢表白的柯克兰先生是真爱。

回忆完毕的王耀也发现了,他决定让过去就过去吧,他不能继续做孤寡老人。

王耀一回神,阿尔就宣布散会,一散会大家都快速溜烟了。

只剩下拦住亚瑟的王耀和被王耀拦下的亚瑟。

亚瑟眨巴着绿眼期待的等待王耀开口。

王耀盯着绿眼压下挖出来的心思开口说:“柯克兰先生,等会有空陪我回国参观参观圆明园?”

老实说,圆明园王耀有百来年没去过了,不是没时间,不是怕触目伤怀,而是一片废墟还要门票实在没啥好看头,还不如他家门口左拐的广场。

亚瑟一听圆明园,傻了:“啊?!”他认为王耀打算把自己捅死在圆明园,解决恩怨情仇。

王耀也不是故意想去那里,但说出口就收不回来了:“你去不去?!”

“去去去!”亚瑟回过神连忙点头,心上人邀请哪能不去,死了也是死得其所“逛完能来一炮吗?”他开始有些小得意了。

王耀一竖眉,亚瑟怂了于是低头委屈着。

“看你表现。”

一听这话,亚瑟又成向耀花,眼珠子跟着王耀转。

“嗷!!!”亚瑟突然捂住眼睛蹲在地上。

“你再这样盯着我看,我真把你眼珠挖出来。”王耀收回伸出的两根手指说。

阿尔最近很纳闷,王耀和亚瑟的关系会议之后突然变得更好了。之前会议知道他俩吵架所以才故意安排他俩坐在一起,结果好像做了次媒人。当他跑去询问两个人是不是中/国和英/国旧情复燃时,两人都说没有,阿尔认为两人是串通好骗他的,可这次并没有。

那天,亚瑟一把抱住才被折腾的只剩半口气的王耀问:“你想旧情复燃吗?”

王耀摇摇头,深沉的开口。

“我们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应当有一段烟消云散的爱情。”

亚瑟有些不明白,王耀一咬牙也不搞文艺了——这个傻洋人听不懂,白费心思!

“中/国和英/国谈恋爱说出去不吓死人,想谈恋爱就让亚瑟柯克兰找王耀去!”

亚瑟这才懂,笑弯了眼搂紧王耀问:“王耀王耀,你愿意和亚瑟柯克兰来谈一场恋爱吗?”

王耀翻个身把头埋在亚瑟的胸膛回答:“好啊。”

被子盖住的是两人的十指相扣。

评论(1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