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归来

#幽灵朝x人类耀
# @碳酸钠泡鼠_ 的点梗

“你确定你要住这里?”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眼中带点担忧,看向王耀“这个房子死过人的,他们都说有鬼魂……”

王耀摆摆手表示不在意,他只想快点进屋放下身上沉重的背包,再好好洗个热水澡。老奶奶叹声气只能把房子钥匙交给王耀,临走前还一直唠叨什么晦气。

身为21世纪的大好青年,王耀一贯奉承的是科学,他才不信什么幽灵鬼魂呢。

“这件屋子挺安静的啊,怎么会存在鬼魂。”王耀放下他的旅游包,撇撇嘴环顾一圈。

这座屋子坐落在一个小镇的角落,与周围充满亚洲色彩的房子不同,它还带点西式风采。比如顶尖的屋顶,花园里的玫瑰和中间的墓碑。

上面刻的字迹被风吹拂过无数次,有些模糊,不过还能辨别出是一串英文。

墓碑的位置在客厅左边落地窗的中央,王耀每天从卧室走出来都会看见,他不觉得墓碑碍眼。

——毕竟是这件屋子的主人。

这座小屋有很多令人好奇的地方,比如打不开的地窖和左侧的卧室。

不过让王耀最为好奇的是,为什么墓碑十字架上挂着的白色玫瑰花环从来不会枯萎。将近半夜的时候,王耀都会走到墓碑旁好奇的打量那串玫瑰。

“你是被这位先生施了魔法吗?”王耀的指尖拂过姣丽的玫瑰,他被自己的话逗的咯咯笑。

“……或许吧。”一个沙哑的声音从王耀身后传来。

王耀浑身一颤,寒意从放在玫瑰上的指尖一路到他全身。

有人闯进来了!

这是王耀第一想法,他微微偏头想借着月光看清入侵者的模样,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位被月光投射过的先生。

碎发,粗眉,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较薄的嘴唇。

一位典型的欧洲人。

王耀感觉自己的呼吸快停止了,没想到那位老太太说的幽灵是真正存在的,王耀咽下一口唾沫声线有些颤抖。

“你是……这座屋子的主人?”

幽灵稍微昂头表示赞同,他在瞥见王耀那一刻,平静无澜的双眼划过一丝诧异。

王耀转过身面对幽灵,低头思考了一会,随即抬头认真的问道:“……你会杀了我吗?”

要不是他表情太过严肃认真,幽灵都快笑出来了,他只好抑制住上扬的嘴角,左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不会,我不会害你的。”顿了顿幽灵又说道“我是亚瑟·柯克兰,大概是百年前来到了这里……认识了我的爱侣才定居下来。很多年了,没有人能陪我……”

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十分了然,希望王耀留下来陪他。王耀也不知道自己脑子哪根筋抽了,居然也就点点头答应下来。

好像也不赖?

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看见那位幽灵飘在床边冲他道安,随后飘回自己的墓碑里,等到半夜才会出现。

搞的王耀作息时间完全倒了。本以为这位幽灵会是个老古董没想到还是有些有趣。

王耀托着腮帮子看着亚瑟“打理”花园的玫瑰。

——但,他无法触碰到玫瑰。

“这些玫瑰……是我的爱侣为我种下的,原本这里还有牡丹,可惜……小孩子太调皮了。”

亚瑟说道这里眼中总是包含忧伤,王耀眨眨眼大手一挥说明天我把我带来的牡丹种子种下去不就行了吗。

天色越加昏暗,王耀的困意随着天色加重,最后他趴在桌上睡着了。

亚瑟正谈到他爱侣的离去,发现王耀睡着后也没有恼怒,只是轻轻一笑飘到王耀身边,曲身在王耀脸颊上留下一吻。

“现在,他回来了。”

……

王耀最近发现亚瑟总是有事没事盯着自己,搞的他自己脸总是红起来,尤其是看着看着亚瑟还会笑一笑,王耀这时候只能回头瞪他一眼,气冲冲的走开。

亚瑟这时就会飘到王耀面前,装作可怜巴巴的祈求原谅。

“耀,我错了……别生气。”

王耀总是觉得这个场景异常眼熟,可无论如何都是记不起。

“好了,我原谅你。”

他在某些方面对亚瑟很心软。

或许是对自己半夜发烧亚瑟急的大闹小镇的感激,或者是感谢亚瑟去带他看森林的美景,也许是……某种情绪在发芽生长。

这座小屋的秘密太多了。

幽灵,不会枯萎的玫瑰,一夜生长出来的牡丹……

还有地窖和左侧的卧室。

原本没有兴趣去探索的王耀,突然对一切都感到好奇,他想了解亚瑟,但亚瑟总是在说他的爱侣。

“我不想了解你的爱侣。”王耀紧锁眉头说。

亚瑟淡淡的看了一眼王耀,随后他飘回墓碑中。

他或许可以去地窖和左侧的卧室看看。

“不,你不能去。”亚瑟一味的阻止他。

这样只会让王耀的兴趣更加浓烈,在某个清晨,他推开紧锁的卧室门。

——地窖的钥匙在亚瑟那。

卧室的布局和王耀住的那间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墙上的油画。

那是金发碧眼的亚瑟和……王耀。

“你在干嘛?”

熟悉的声音微带怒气从背后传来。

亚瑟罕见的在白天出现,他没有理会王耀疑惑又带着惊喜的眼神。

“亚瑟……这?”王耀想走进卧室,可回头接触到亚瑟冰冷的眼神后,停下动作,低头乖乖和亚瑟走到客厅。

就像放错的小孩那样。

亚瑟开口了,谈及的不仅有他的爱侣还有他自己。

从漫长的故事中王耀知道了。油画上的王耀并不算亚瑟的爱侣,他是一个教书先生只是在沿海城市认识了亚瑟,王耀把亚瑟当做好友,对于亚瑟的追求是一避再避,最后娶了一位姑娘连夜带着一家人逃到这个小镇。

亚瑟也理所当然找到了他们,他定居下来没有打扰王耀一家。

真的是没有打扰吗?

王耀抿嘴默不作声。

他打开卧室门那一刻,看见了很多东西。

年轻气盛的亚瑟拉住王耀的手腕,把他扑倒在床上。

那是一场血腥粗暴的性。爱。

他看见那个王耀绝望的眼神,亚瑟的进入就像一把刀插入那个王耀的心脏。

王耀没有把这些事告诉亚瑟。

亚瑟也有事没有告诉王耀。

——是关于地窖下面有什么的。

反正过了很多年听小镇的人说,那座房子又多了个幽灵。

评论(2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