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all耀】X点 01

#很久之前想的abo寻宝梗
#长篇

“王!!你是不是作弊了?!”

一声哀嚎从小酒馆内传来,无论是坐在一旁喝酒谈天还是闲来无事看这两人赌博的人,听见这声都笑起来。

被人群围住的两个男人。

一位身材高大,金发蓝眼此刻却趴在桌子上紧皱双眉,可怜巴巴地盯着正前方。

——那个被叫做“王”,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正数着钱的东方男人。

金发的男子支起身子摊开双手说:“我输了,但我已经没钱了…它们都在一个叫做王耀的人口袋里。”

王耀把钱放进口袋,挥手让看热闹的人散去:“你输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欠条还少吗?”他顿了顿示意阿尔靠近点“但如果你能把那张藏宝图给我,那些钱一笔勾销,怎么样?”

一瞬间,阿尔后悔和王耀赌博了。

——不,他一直在后悔。

“王,这张藏宝图……不简单,你是知道的。”阿尔扶正眼镜说“就算你是A级猎人,但别忘了,你同时也是一个omega。”

酒馆没有因为两人之间奇妙的气氛而变化,还是拥挤吵闹,王耀有些恼怒的喝下一大口啤酒:“oemga又怎么,你怕我死在那座森林?还是舍不得那张宝图?”

阿尔听了默默的叹口气。

是啊。这个人从遥远的东方来,带着东方神秘的方法寻找到埋藏了几千年“女巫的头骨”,打破寻宝猎人不可能有oemga的规定,不知道有多少新人视他——王耀为偶像。

“我没有什么东西是舍不得给你的。”阿尔摇头,从夹克内层掏出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白纸。

——希尔达藏宝图的复件。

王耀咧开嘴接过宝图,空闲的那只手捏住阿尔左脸的肉。

阿尔有些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却默许了王耀的放纵。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王,如果你想去的话…你必须带一个人去寻宝。”

王耀松开阿尔的脸颊投去疑惑的目光。

“我…有个表哥,嗯…亚瑟·柯克兰,他是这个宝图一半的拥有者…他也想去寻宝。”阿尔避开王耀的目光,支支吾吾的道。

“凭什么带他去?我可不想带个拖油瓶。”

“他是巫师的后代,你不是有女巫的庇护吗?这样刚好…”阿尔撇撇嘴,不情愿的说出这句话,要不是亚瑟预料到了王耀在寻宝途中有危险,而且这个危机需要巫师化解,他才不愿意白给自己添个情敌。

“哦。”王耀显得漠不关心,手迫不及待的展开宝图。

小小的一张纸,可是藏有富可敌国的财宝。

传闻,曾经生活在希尔达山的希尔达一族,珠宝铸成的一族,他们行踪隐秘,从来没有人找到过,但人们却对珠宝铸成的一族这个传闻深信不疑,寻宝者们前仆后继的向希尔达山前进,一次又一次的一无所获。

就在某天,一个阴沉的下午。希尔达山传来巨大的崩塌声,一时间人心惶惶。巫师女巫们却显得格外愉快,因为他们说。

“希尔达一族已经灭亡,但珠宝还在。”

于是,寻宝者们又踏上希尔达的路,无数的人进去了,很少有人能活着回来。

有一位死里逃生的寻宝者说。

“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要轻易去触碰。”

一时间,关于希尔达山被诅咒的谣言四处乱飞,迫于无奈国家派出了军队去调查。

——阿尔弗雷德的父亲就是军队中一人。

军队回来的那天,每个人面色苍白,只下令封锁了希尔达山此外什么都没提。

没有提到他们找到了希尔达的宝藏,没有提到阿尔弗雷德的父亲绘下地图并在临死前交给阿尔弗雷德。

现在在王耀手里,白纸上复杂交错的线条愉悦着王耀的神经,他甚至哼起了家乡的小曲。

阿尔托着腮帮子,他有些担心的心情被王耀现在的模样一扫而空,揉了揉王耀的头:“该走了。”

王耀不满的瞪他一眼,恋恋不舍收好宝图推开小木门。

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他低头靠在车上,像是听到木门推开的声音抬起头对两人挥了挥手。

“亚瑟·柯克兰?”阿尔皱皱眉,下意识上前挡住王耀,这也同时错过王耀惊讶的眼神。

“怎么,不欢迎我?”

亚瑟走到两人面前,笑嘻嘻的朝阿尔背后瞧几眼:“我是来找我搭档的,麻烦你这个外人让开。”

“谁是外人?!”

听见两人的争吵王耀不耐烦的皱眉,他开口问:“你找我什么事?”

亚瑟答道:“当然是有关寻宝,路途很危险不是吗?当然得需要好好了解一下对方——”

王耀从阿尔身后走出来,手拍拍阿尔的肩叫他放心。

阿尔就站在原地看他和亚瑟进了车,一时间心头烦躁。

“有屁快放。”刚一进车内,王耀就想立马下车。

亚瑟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慢慢吐出烟雾。

“别那么急亲爱的,我可不会像我那愚蠢的哥哥一样突然消失。”

星火落在亚瑟的脚下,翡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有些显眼。

王耀冷笑一声,车门已经再次被打开:“没什么说的我就走了,还有别学他抽烟。”

“你这是在关心我身体?还是说我得染个红发才能得到你?”亚瑟半眯眼透过车窗看见焦急的阿尔,忍不住笑出声。

“啧——”王耀已经走出车内,他做了个手枪的动作对准亚瑟的头“如果你染了,导致你死在希尔达山上的不是野兽,而是我。”说完就关上车门,用力之大,大到亚瑟的烟都掉地上。

“耀你没事吧?”阿尔一见王耀就跑过去,抱住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眼里是快要溢出的担心。

王耀被阿尔吓了一大跳,他勾起嘴角:“没事,他能对我做什么?”

冷风吹过王耀的身躯,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阿尔立马脱下自己的夹克披在王耀身上。

“小心着凉。”

这个举动让王耀的思绪一瞬间飘远,以前也有一个男人脱下他充满烟味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嫌弃的说道。

“小个子,别着凉了。”

可现在?只不过是烟味变成了油味。

王耀笑着摇摇头,没有脱下阿尔的夹克。

“谢谢你…阿尔。”

或许该放下了。王耀想。

TBC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