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朝耀】爱情

#老王视角

这本就是一场完美的错误,不可避免的错误。

我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场聚会上,他当时西装革履,前额的碎发用摩丝固定成大背头,本就有些粗的眉毛看起来更是显目,有些可笑的模样。

但却英俊的让我一见钟情。

如果我没有回头,是不是就不会看上他?

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回头了,心脏在那一刻就不住的砰砰直跳,我端着一杯酒向他走去,他和身旁的友人交谈甚欢,我的到来打断了两人,疑惑和不满他翠绿的双眸中浮现。

“先生你好,认识一下?我叫王耀。”我伸出左手,举起端酒的右手,表明自己并无恶意。

他打量我一会最终放下警惕回握住:“你好,亚瑟·柯克兰。”

亚瑟·柯克兰,这个在我心尖供起来的名字,让我在无数的夜晚叫着惊醒的名字。

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只是用了点小手段而已,查找他的喜好,交谈时把话题引到他喜好上,一切就是那么简单,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收到了他的玫瑰。

那是一朵格外娇艳的玫瑰,红的滴血,现在想起来或许是红的刺眼,在警告我别接近这个男人。

恋爱的过程是甜腻的,你侬我侬,小情侣之间最不缺乏的就是甜蜜,那段时间里我仿佛置身于一个蜜罐,粘稠甜腻的蜂蜜几乎要让我窒息。

——心甘情愿的窒息。

措不及防开始的爱情就会有一个突如其来的坏结局。

过程有多美好,结局就有多残酷。

7.17,是一个格外晴朗的天气,当我回到家,推开属于我们两个爱的小屋时,发现他离开的痕迹,沙发上的英格兰国旗抱枕失踪了,床头上的泰迪不见了,他最喜爱的英字国旗衬衫也不见踪影。

他带走了他所爱,所拥有的东西。

可能是记忆太差,把我忘在这里。

他的离开有些仓促,我们前天才开始吵架,今天他就单方面结束关系,没有书面通知也没有口头传达。

短短的几星期我觉得像几年,整个人裹在有他味道的被子里大口呼吸着曾经蜂蜜的味道。

那份甜腻现在已经变成扼杀我的苦闷。

弗朗西斯来看过我一次,他没有骂我亦或者骂亚瑟,只是摇摇头说。

“为什么不联系他呢?放下你所谓的面子。”

“或许我们相遇就是一个错误。”

消极太久是会生病的,所以我当时就决定要把亚瑟赶出我的脑海,我需要一个正常的生活,没有亚瑟·柯克兰
参与进来的生活。

花费三年精力投身到无限枯燥的工作中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或许当时你问我亚瑟,我还会疑惑他是谁。

——又是一场聚会。

时间,地点,一切都是那么凑巧的,我回头时再次遇见他,依旧西装革履,我再次一见钟情的端起酒杯朝他走去。

“你好,先生,我是王耀。”和当年一样,我伸出左手,妄想一切重头开始,就好像高中的女孩子们幻想时那样天真。

“亚瑟·柯克兰。”他伸出戴着结婚戒指的手,意识到我的尴尬后,他慢悠悠的开口:“我一直在等你…三年了…”

后悔恼怒不知道哪个情绪更能表达我现在的感受,这是聚会,我面对的是三年没见的前男友,我不能冲他大喊大叫问他为什么结婚,我只能不失体面的笑着,祝福他和那位幸运的人。

亚瑟听完只是微微挑眉:“谢谢你的祝福王先生,只不过我的另一半还没有答应我的求婚。”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答案是,会。”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