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小孩才布谷,大人都咕咕咕

【云暗】表面不一

#云梦x暗香
#我对不起师门,对不起。自杀谢罪。

我是暗香门派的一个女弟子,在我们这个巡查弟子都是女人的门派,女人可是真的比男人能干,反正看着那群男弟子穿着女装行走江湖不是挺有趣的吗?

不过有人如果指指点点的话可得注意你后背了,说不定女弟子就在你身后掏出双刃。

前几日尾随一个男弟子的时候碰巧看见一个云梦女弟子,不得不说云梦的弟子长的可真是丽质。柳眉弯弯,一双杏眼就和盛了美酒一样,看一眼就溺死在温柔乡,反正我就溺死在那个云梦的眼神里了。

从此我开始隐身尾随那个女弟子,每日一眼心中的爱慕就多了一份,我知道她可她不知道我啊。

我摇头轻叹。前几天刚和一位搭讪她的华山打一架,身上挂的伤还没好又见一位秃驴去搭讪,那云梦居然还眉眼一弯轻柔的回答秃驴愚蠢的问题。

气煞我也!!

我咧着嘴——伤口又被气开了,这小姑娘真是……不知检点!

今日门派里的师姐托我去金陵替她办事,刚进城就瞥见那一身白衣青裙策马飞奔,她的长发有几缕飘到了我的鼻尖,一股清香的药香味传来。

她的味道。

我红透了耳根鼓起勇气抬头,见云梦停下马驹稳当当坐在马背上,阳光在她身后照过来,模糊了她嘴角的笑,她冲我伸手。

“跟了我几月,为了我打了那么多场架终于肯出现了?”她声音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听。

我一听心慌了起来涨红了梗着脖子反驳:“谁跟着你了?!哪来的云梦走开,小心我的刀不长眼。”

她挑起细眉,语气里带着几丝无奈:“不上来?那我可和武当弟子约会去了。”

“喂!!不可以,华山和武当才是一对”我连忙上前握住她又香又软的手。

“云梦和暗香也是一对。”她低下头轻声说道,回捏住我的手。

谁说的云梦弟子温柔如水?!

我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言不发跃上她的马,偶然间好像听见她轻声一笑。

暗香门派里的关先生哀愁的看着弟子名薄说:“又一个被云梦勾走的。”

评论(14)

热度(219)